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1張圖看疫情:全美56%成人 完全接種疫苗

台增104例本土確診、24死 三級警戒維持到7/12

僧侶上戰場

上回講到村上春樹懷念父親的作品「棄貓—關於父親,我想說的事」,在他筆下,把父親自小就受佛教教育,並且在學校認真學習,準備日後成為僧侶的往事娓娓道來。

心思敏銳的村上春樹在幼年時,已經察覺不妥。一個不殺生的僧侶被派上戰場,必須為國殺敵,到底心中有甚麼想法?書中輕輕記錄了父親這段往事,一個從和平的深山寺院被投入戰場的人,想必精神陷入極大的混亂。

幾十年前父親面對宗教、民族的掙扎,幾十年後兒子致力反戰,這件沉重的往事,父親難以啟齒,兒子也難以下筆。

這令我想起另一本書,記述了類似的情景。日本作家熊谷伸一郎訪問老兵金子安次的著作「金子的戰爭」,老兵金子憶述在中國戰場,軍隊訓練日本新兵,進行「刺殺俘虜訓練」,一名原本是僧侶的新兵被迫學習用刺刀殺中國俘虜。

他說自己是出家人,無論如何也不能殺人,長官「拉起他的衣領,強迫他站起來,喝道︰『刺他!』」新兵說︰「我幹不了!我幹不了!」涕泗縱橫地哭起來。最後,新兵還是沒有殺人,可自己也被打得命都快沒了。

但不久之後,大家都要出去作戰,這位僧侶新兵最後也照樣殺人。

戰爭,充滿慘痛的回憶,很明白村上為何不想著墨太多,因為太血腥暴戾,沉重得失去了靈魂。

中國 日本 教育

下一則

登春晚8分鐘暴紅 劉謙魔術耍出北京億萬豪宅

延伸閱讀

精彩推薦

data-matched-content-rows-num="10,4" data-matched-content-columns-num="1,2" data-matched-content-ui-type="image_sidebyside,image_stacked"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