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一洲焦點/拜登先不撤美中貿協、疫苗誰先打、大選謠言怎分辨

紐約首批疫苗12月中到位 葛謨:願第一個注射

那些年看的書

1949年建政後,香港左報兩位記者寫了「金陵春夢」和「侍衛官日記」,以不實訛傳和杜撰,醜化退守台灣的蔣介石。揭祕式爆料,迎合市民八卦心態,兩書風行一時。

五○年代在廣州念中學,最火紅著作是烏克蘭共產黨員奧斯特洛夫斯基的「鋼鐵是怎樣煉成的」,當年青年必讀之書。作者是個瘋狂革命志士,獻身革命,因傷導致全身癱瘓,臥床休息。主人公又以義大利名著「牛虻」為自己偶像,於是又帶紅了「牛虻」一書,因書中揭露天主教虛偽,也符合政治正確的要求。

在北京讀大學,俄羅斯風勁吹,一本由蘇聯母親執筆的「卓婭和舒拉的故事」風行中國,寫二次大戰女兒為不出賣黨被納粹德軍吊死,兒子又在衛國戰爭捐軀。該作者親臨中國高校巡迴給師生們作報告。我還記得曾將該作者演講的照片寄給我媽媽,推介這本讀物,自以為是可幫助媽媽改造思想,其實這是件很殘忍且令自己母親傷心的事。

六○年代返廣州養病,空閒時間較多,到圖書舘借到當時還可出借的「傲慢與偏見」、「咆哮山莊」和「戰爭與和平」等世界名著,可惜那時憂心事太多,又忙著鑽門路尋出路,只略知書中內容而無法感受這些世界名著的精髓。

在香港成家立室,顧住謀生又要照料兩個兒女,無機會看書。但陪伴他們成長,一同閱讀他們的兒童讀物,也是個意外的收穫。

八○年代金庸武俠小說打開大陸之門,長期無法接觸外界且生活枯燥的人對金庸小說瘋愛若狂。但說真話,慚愧得很,金庸文字除了明報社論外我都未看過。小學和初中年代,我超迷武俠小說,特別愛看作家「我是山人」之作品,書中描寫武當和少林兩派武林大戰早已入心入肺。白眉道人和至善禪師是兩大門派宗師,弟子為維護教義互作生死鬥。武當的白眉道人武功已達最高境界,但死穴是眼睛,至善禪師功夫也不弱,他與徒弟洪熙官及方世玉卻無法挑戰白眉。最後靠徒孫洪文定苦練手指功,終於能插入白眉之眼取其命,了結武林兩派千秋恩怨。

小說中對武術招式均有詳細描述,故我對武功名稱和動作早有認識。至於金庸小說涉及男女私情,因為自己經歷過愛情的大落大起,曾經滄海試過水,早知巫山不是雲。冷眼看人生,何需到金庸世界去觀情?

現今一個手機,要乜有乜,資訊和消閒娛樂多到看不完,能坐下來安靜地讀本書的人還有幾個?

小說 中國 香港

上一則

九十五歲的記憶

下一則

扶桑花

精彩推薦

data-matched-content-rows-num="10,4" data-matched-content-columns-num="1,2" data-matched-content-ui-type="image_sidebyside,image_stacked"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