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「孟晚舟認罪就放人」 BBC :美中達協議可能性很低

冬至抬頭看!木星、土星睽違800年「最靠近」

成馬在胸

徐悲鴻以畫馬聞名,他與馬,又怎會結成關係?

他出身畫家家庭,曾被康有為譽為畫壇奇才,除水墨畫,其素描、油畫以至書法,都很出色,但無可否認,他畫的駿馬,筆下淋漓。究竟在什麼情況下,令他對畫馬感興趣,恐也不易考究。我從徐悲鴻的第二任妻子廖靜文寫的「我的回憶」,尋出蛛絲馬跡。

例如徐悲鴻遠赴法國時,在世界最佳解剖學課的巴黎高等美術學院學習了八年,對西畫技巧精通,融匯中西繪畫的優點於一爐,以靈活線條及虛妙的明暗渲染,豐富國畫的表現力。首先是他學習素描,因利乘便,每天放學回家時繞道去馬場畫速寫,因而精研馬的解剖。

1947年徐悲鴻給江西南昌實驗小學學生劉勃舒的回信,其中有部分寫道:「我愛畫動物,皆對實物用過極長時間的功。即以馬論,速寫稿不下千幅,並學過馬的解剖,熟悉馬之骨架、肌肉、組織,然後詳審其動態及神情,乃能有得。」

這就是為什麼,徐悲鴻能夠成馬在胸,捕捉馬匹瞬間神態。在廖靜文女士筆下,徐悲鴻「對馬有一種偏愛。和馬在一起,聽著馬蹄得得,看著馬迎風奔馳,他覺得是一種精神享受。他的心彷彿在和馬一同馳騁。」

廖女士又提到,徐悲鴻也曾騎馬在異國荒野,漫遊到克什米爾。他迷戀那些慓悍駿馬,令他更深刻了解馬的馴良、勇猛、忠實、耐勞、無怨的性格,成了馬的知己,從此他畫的馬更加雄健。他用潑墨寫意,塑造千姿百態的馬,有的昂然佇立,有的回首長嘶,有的騰空而起,有的四蹄生煙,藉馬寄託自己的憂鬱和歡樂。

不過徐悲鴻筆下的馬,雖是筆墨奔放、鬥志昂揚,仍有濃厚的悲情意識。

肌肉 書法

上一則

《老照片說故事》母親的縫紉機

下一則

朋友

延伸閱讀

精彩推薦

data-matched-content-rows-num="10,4" data-matched-content-columns-num="1,2" data-matched-content-ui-type="image_sidebyside,image_stacked"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