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美中外交對話歧見深 白宮:尋求交往機會非此會目的

國務院放行 美軍將現身台「莒光園地」節目紀念飛虎隊

自學成功

筆者第一次接觸夏丏尊的名字,是讀到他與葉聖陶合著的《文章講話》和《文心》。當年這兩本書,是在中學生雜誌連載。香港今日已難找到一份好的中學生刊物,令人懷念上世紀六、七十年代的《中國學生週報》。而在上世紀三十年代,夏丏尊等人創辦的中學生雜誌,也同樣暢銷。

這本中學生雜誌,主編是夏丏尊、豐子愷、章錫琛、顧均正,而撰稿者有不少是春暉中學教師。一間中學,能集中這麼多學者、名人、作家做教師,十分罕有。春暉中學在浙江上虞縣白馬湖之旁,當年上虞縣有富翁名陳春蘭,私人出資創辦春暉小學,後來擴充為中學,在白馬湖旁興建新校舍,由同鄉經享頤做校長,也是同鄉的夏丏尊被聘為教師。

夏氏的教學生涯,令他寫《文章講話》、《文心》等書時,有了豐富的語文取材、使讀者從實例得到領悟,教中學的中文科教師最喜歡看。

猶記得筆者青少年時看《文心》,一開始就教人分析魯迅的《秋夜》。魯迅在開頭時寫:「我的後園有兩株樹,一株是棗樹,還有一株也是棗樹。」為什麼這樣寫?這其中就有文學欣賞。若以簡潔為標準,寫「我的後園有兩株棗樹」,才算簡潔。上面的寫法換作別人,一定被譏為文筆不通。但寫的是魯迅,應是故意這樣寫,目的是想表達心亂如麻。

縱觀夏丏尊一生,可說是中學生的好朋友,且是學習榜樣。葉聖陶在《夏丏尊文集》說﹕「對於青年讀者,還有一點可說的,丏翁沒有得過一張文憑,雖然進過幾所學校,還去日本留過學,但都沒有學到畢業。」但文憑不代表什麼,從夏丏翁筆下,可知他對文藝的鑒賞高超,是刻苦自學的成果。

中國 香港 日本

下一則

活著就是幸福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