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川普稱曾接觸證據:疫情源自武漢實驗室可能性95%

聯大演說未提中國 拜登:我們無意尋求新冷戰

難覓的家鄉味

香港政府規定,在新冠肺炎疫情下從美國回來,須自費在酒店隔離14天方可回家。在這兩周中,我們常用手機App叫外賣。有天,太太叫來一碗生滾皮蛋豬肚粥,味道極佳,令我想起搬回香港之前,每次出差到香港,一定要上羅富記或新欽記吃碗熱騰騰的生滾粥。

在我成長的美國小鎮,只有以老外為對象的「雜碎店」,想吃點較像樣的香港菜,要到三小時車程外的芝加哥唐人街,可是爸爸每年只帶我們去一、兩次,因而常常懷念香港的美食。

後來在紐約華爾街工作,如果有老外朋友到訪,必帶他們到唐人街食頓「正宗」中國菜,嘗嘗我們的海蜇、熏蹄、鴨舌,仙掌(去了骨的鳳爪)等令他們難忘的「exotic」異國奇食有多美味。

但可惜,我在美國多年,吃遍不同的唐人街, 即使在號稱「正宗」的香港菜館,也總覺得不是「這個味」。尤其我最喜歡吃的四道美食:粥、雲吞麵、清蒸石斑和乳豬,無論紐約、波士頓、芝加哥、洛杉磯或三潘市,都難覓真正的「香港味」、「家鄉味」。

香糯綿滑是我們對粥的基本要求;而雲吞麵的湯底、皮餡與麵的質地和口感,則另有一番要求與講究。奈何美國罕有粥麵專門店,粥與雲吞麵僅是中式餐館聊準備一格,以一慰港人的鄉愁而已,可謂先天不足,不能與香港的粥品店與「雲吞麵世家」如麥奀記、何洪記、黃枝記、池記等相提並論。

至於魚,記得小時候最愛吃紅衫,媽媽幾乎隔天就做一次。可能吃得多了,後來聞到魚味都要退避三舍,連親友結婚盛宴中的清蒸石斑,也要媽媽「打賞」一塊錢才肯吃一口。

移民美國後才知道,原來香港的清蒸石斑,海外的廚師無論如何竭力「依法炮製」,都做不出香港獨有的風味,就連鯉魚門或西貢魚灣任何一家食肆,都遠比美國唐人街最貴最出名的餐館做得好吃。

還有我小時的至愛乳豬,即使隨意在某燒臘店買個外賣飯盒,那香脆美味,也是美國任何域市都吃不到的。這應不是燒烤師傅的問題,而是貨源問題。因為美國根本沒有像香港這麼小的豬仔供應,這裡的所謂乳豬,都是香港的「中豬」了。        

近年乳豬的吃法也許受了北京烤鴨的影響,比我年少時多了些花樣。如香格里拉的夏宮,僅取鬆化的乳豬片皮,夾著麵包薄餅一起品嘗,沒有肉,雖美味但卻有點浪費。相比之下,福臨門的手撕乳豬更具特色,食了片皮後,那香噴細嫰的乳豬肉,再由侍應用手細心撕出來,格外可口。

當年很多在港的朋友和同事笑我「老土」,每次回來總是粥、雲吞麵、石斑魚和乳豬,百吃不厭。不僅如此,有時即使一碟餐前小菜,我都吃得津津有有味。其實這會兒我是在追憶和感受那久遺的味覺享受,就像終於尋獲失落多年的至寶一樣興奮莫名。他們可能不了解,兒時的感官記憶,一如「母親的味道」,最是難忘。因為這種感受,對於沒有長時間離開過香港的朋友來說,是不易體會的。

慶幸近年坊間出現不少懷舊食店,也許是敏感的創業者觸摸到我們這些老骨董的情懷了!

香港 美國 紐約

下一則

活著就是幸福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