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美國商會與民主黨決裂?電視廣告施壓5議員 反對預算案

台疫苗涵蓋率突破5成 累計接種逾1358萬劑

湘水情懷

關於湘夫人的愛情故事,也許令人聯想到湘女多情。「湘」是湖南簡稱,古代是楚地。在春秋戰國時代的華夏文化,北方以晉為表率,南方則以楚學獨領風騷。

過去學術界研究中國文化,大抵重北輕南,重黃河輕長江,重黃帝輕炎帝,重儒家輕道家。探討楚學,不過是這半個世紀的事,仍是一個有待開發的園地。

但不管是北學南傳,抑或南學北調,南北二學的交流,湘夫人極具象徵意義。稱為「湘夫人」,只因是投入湘水自盡,但若根據傳說,湘夫人是舜的二妃,原為帝堯的兩個女兒叫娥皇與女英。而帝堯即陶唐氏,相傳居於平陽,即今日山西臨汾縣西南,春秋時是晉地;換言之,湘夫人應是山西人。

說湘夫人是帝堯之女,不過是通俗版本,屈原的「楚辭・九歌」有「湘君篇」及「湘夫人」篇,一般認為湘君是湘水神,湘夫人是舜的二妃,又或認為湘君和湘夫人都是配偶神。但也有異議,例如韓愈就認為,娥皇是舜的正妃,故叫湘君;女英地位較次,降而為湘夫人。

讀屈原的「楚辭・九歌」,其演唱形式經過考證,巫師起了重要作用,而「湘夫人」是由男巫唱出,飾演湘君唱戀慕夫人之詞;「湘君」才是由女巫唱出,飾演湘夫人唱戀慕夫君之詞,其中有句謂:「望夫君兮未來,吹參差兮誰思?」可見湘君是男,湘夫人是女。

屈原寫的「湘君」和「湘夫人」,都是絕美佳詞,不但寫「橫流涕兮潺湲,隱思君兮悱惻」的愛情,也有「時不可兮驟得,聊逍遙兮容與」的道家情懷,是儒道兩派思想的結晶。

湘水貫通湖南,流域面積占全省四成,其中的「斑竹」,據說是湘夫人淚下沾竹而成的湘妃竹。

中國

下一則

活著就是幸福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