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白宮經濟委員會主席 拜登相中歐巴馬政府顧問

第二批疫苗22日抵紐約市 本月共接收逾46萬劑

社交恐懼症

去年母校慶祝一百五十周年紀念,筵開百多席,新舊校友濟濟一堂,場面壯麗。師妹們驚人魄力和組織幹勁,真令我讚歎不已。

可是,草草吃過頭一道菜,我就悄悄急步離場。不走是不行了,我的心已跳得亂七八糟,手心和腋下都冒汗,胸口發悶,呼吸也不太暢順,頭頂像放著沉重的鉛塊,頭的中心隱隱作痛。再不及時離開的話,我怕會暈眩眼花而倒下來。

「社交恐懼症!」老同學後來揶揄我。

她們也不是沒道理的。小妹大半生都當過無數次台上的司儀,又或是親子講座的演講嘉賓,大部分工作都是面對群眾講話的,既然工作能應付過來,又豈會有患上社交恐懼症之理?

其實,這點我也一頭霧水,當要應付面對群眾講話的工作時,確實好像有個勇敢女孩跳進了我的身體裡,自由操控了我的靈魂和嘴巴,讓我在台上揮灑自如。面對群眾的情況可以克服,但當要參與跟陌生人的飯宴時,那套一連串的身體反應——心悸、胸悶、頭暈、眼花、冒汗等,又會再度來襲。

謎團終於解開!當司儀或當演講嘉賓都是有稿可跟的,即使毋須拿著稿照讀,親子知識已刻印於腦海,隨時可以流利背出。當環境因素能在掌握之中,憂慮和恐懼便可相繼大大減少了。

但當與一群不太稔熟的人共膳時,你不能預計人家會說甚麼、問你甚麼,你又該如何得體地回答等等。太多未知因素了,想得愈多,老毛病又來了。

親子

上一則

不斷輪迴的壓力

下一則

遲來的南瓜

延伸閱讀

精彩推薦

data-matched-content-rows-num="10,4" data-matched-content-columns-num="1,2" data-matched-content-ui-type="image_sidebyside,image_stacked"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