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華為孟晚舟獲釋 加拿大法官終結引渡程序

中國禁止加密貨幣 重創科技業 股指本周勉力小升

香港的寮屋

作者與二姊全家合影。(作者提供)
作者與二姊全家合影。(作者提供)

居家避疫近半年無所事事,翻箱倒櫃整理舊物,赫然發現40年前在香港的兩張照片,勾起了我對香港寮屋的居住回憶。

二姊在文化大革命中上山下鄉時,遇見同是下鄉青年的印尼華僑姊夫,他們結婚後帶著兩個小孩移居香港。上個世紀八十年代初,我有幸被批准從湖南老家去香港探親。二姊到羅湖邊檢站接我,並帶我去觀賞燈火璀璨的維多利亞港和摩天大樓後,抱歉地告訴我,從今天起要委屈我住寮屋了。我問什麼是寮屋?二姊說,寮屋就是以鐵皮及木板等搭建而成裝潢簡陋的臨時住所,又叫鐵皮屋、木屋。

隨後,我隨二姊來到牛池灣鄉的寮屋社區;首先看到入口處有一個大牌坊,左右對聯寫著:「牛斗之墟,巍然見滄桑;池終難囿,火中觀鳳凰。」接著轉進了一條又陰暗又潮溼的小巷,撲鼻而來的臭味四處彌漫,頭頂上布滿了亂七八糟的塑膠水管和電線,讓我站直身體都很難。跟著二姊走進一間用木板鐵皮依山坡而建、勉強能放下兩個雙層床的木屋後,二姊說,這就是我們在香港的家。

  我輾轉反側,夜不能寐,凌晨六點便起床走出木屋,才發現整個社區工已經人頭湧湧,熙來攘往。露天街市菜販的叫賣聲、燒味店掛滿令人垂涎欲滴的亮麗燒肉、水果檔的蘋果橘子葡萄、魚檔的水瀉滿地、豬肉檔的磨刀聲、包子店的蒸氣、乾貨店的瑤柱蝦米香味、茶檔的杯觥交錯等等,都讓我感到十分新奇。

住了一段時間後,我才知道,寮屋區居民一般都是草根小市民,家家門戶大開,互相往來探望,閒話家常,守望相助,互幫互諒充滿鄰里人情味。後來政府推出徙置政策,興建公共房屋以安置寮屋居民,二姊一家也搬入將軍澳的安置區。

寮屋經過半個多世紀,已逐漸從香港的地圖上消失,雖然我很遺憾沒有留下寮屋的照片,但我仍然不會忘記在寮屋短期生活的溫馨點滴;何況隨時光遠去的不止是這昔日的街景,更是老香港的風情。

香港 居家避疫 印尼

下一則

活著就是幸福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