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避免美中關係繼續惡化 秦剛到任

鮑爾說不縮減 史指收盤持平

權力操作

因為談及專欄,憶起朋友曾出席「香港文化研討會」發表一篇論文:《專欄書寫與權力操作:一組關於專欄文類的文化分析策略》。

據悉這篇論文原屬進行中研究計畫《權力書寫與書寫權力:香港副刊專欄的文化分析》的導論部分,以香港早年副刊專欄為分析範圍。

但僅以這部分的內容觀之,筆者認為已是對香港過去專欄研究最具創意的嘗試,原因之一在於它已脫離只從文學角度看專欄的舊式思維,而是從社會的、經濟的、文化的脈絡分析香港的專欄現象,從而看出大大小小專欄人在其社會地位和關係下,通過專欄操作權力達致程度不一的影響。

以文學角度看專欄,有積極搞香港文學研究的,將香港專欄的文學性極為抬舉,甚至與唐詩、宋詞、元曲相提並論,是否過分誇大?

借用朋友的說法,此舉「是替自己的文學史書寫權力開彊拓土」。實則香港專欄若有文學,還要看是甚麼人寫,而同一個欄同一個人寫,還要看是哪一篇文章。天天執筆,寫多個欄,即使是魯迅復生,在裡面找出文學,恐怕也要經過嚴格的篩選。

總而言之,只講文學,反映不出香港專欄的真貌。香港的副刊專欄具有觀點的稀釋性,同一作者類似的見解出現在不同的報章,此之謂「一雞數味」。

此外,又有小圈子的狹隘性,飲食男女經常聚會,來來去去總是那些話題。還有的是意見的重疊性,晚上在電台主持節目,翌日同一看法的文字便已見報。更有的是人格的分裂性,為甚麼同一作者在不同報章不同專欄可以寫出立場迥異的文章,而對於這種心態的嚴重扭曲可以樂此不疲?凡此種種現象,顯然不能通過文學途徑找出解釋的。

香港

下一則

活著就是幸福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