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1年前的今天 美通報首例確診 現奪命逾41萬

重返白宮… 佛奇:解脫了!可依科學和證據講話了

自毀數十年

在一個文學交流會上,討論「專欄、報紙副刊、出版」,找了筆者與幾位文學界朋友討論。想不到只談專欄,已辯個不休,談報紙副刊和出版,恐怕要另找機會。

也許因為筆者寫專欄已有數十年,主持人一開始便要筆者談談專欄。也是我不好,對香港專欄悲觀,說專欄快死,並且引述思果先生曾在「大公報•文學版」一篇大作:「專欄文章──談洪邁的〈容齋隨筆〉」,裡面有一句令所有專欄作者驚心動魄的說話:「文人要想自毀,寫專欄是很好的途徑。」所以我不禁自嘲:已自毀數十年。

思果先生的話,固然不能一概而論,此中必有例外。即使是思果先生本人,便極欣賞洪邁的文章,稱他為「第一流的專欄作家」。可是這世界有多少個洪邁,可以令其專欄留傳?

專欄內容多與時局有關,發表後很快已成明日黃花。所以思果先生也不免慨嘆:「寫專欄很不利。香港有位三蘇,是我的朋友。他的文才之高,文章之好,可以說誰也比不上。每篇出來,萬人爭讀。但去世之後,文章沒有集了印出,恐怕也沒有人再去找來一讀了。」一死便被人遺忘,是大部分專欄作家的下場。

「文人要想自毀,寫專欄是很好的途徑」,思果先生這句話,在會上引起激辯。有文友便力持反對意見,以西西、也斯等為例,說明他們以前在「快報」寫專欄,結集後便成文學。但我不以為這是真正專欄,只是通過專欄以連載形式發表文學作品而已。

另有文友的博士論文是研究香港專欄,可說是談專欄的專家。他與筆者相反,對香港專欄樂觀,但願如此。只是在如今電腦科技浪潮,不要說專欄,整個生活模式也正在作急劇轉變。

香港

下一則

塗鴉藝術家班克西仿莫內畫作 996萬美元成交

延伸閱讀

精彩推薦

data-matched-content-rows-num="10,4" data-matched-content-columns-num="1,2" data-matched-content-ui-type="image_sidebyside,image_stacked"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