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參院多數黨領袖舒默:川普彈劾案25日送參院

2月移民排期 職業移民中國出生多項推進

閑話鰣魚

那年我們幾個孩子跟隨父母住在長江邊一個20幾萬人口的中小城市,我當時在毓秀小學讀六年級,母親有一天拎了一條魚進門,和普通魚多少有些不一樣,主要是魚鱗特別大,母親告訴我們這是鰣魚。她用傳統的清蒸的方式把魚蒸熟端上桌,讓我們享受了一餐難得的美味佳肴。70多年前當時吃魚的細節還有幾點留存在腦際。

這種魚烹飪時不去鱗,那知魚鱗片下有許多油脂,極為可口。小人都搶鱗片用舌頭舔牠上面的油脂,魚肉中卡旣多又密,我們不大敢下筷子,倒是不多的魚滷大家都搶著要,也許魚的精華都融入滷汁中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上世紀50年代初,國內還處於經濟恢復時期,老百姓生活水平不高,市面物價很低,一根油條2分錢。到了鰣魚上市的時節,在街市的地攤上能買到鰣魚,而且價格也便宜,一般市民承受得起。那階段,母親也曾給我們做過鰣魚這道菜。

好景不長,隨著時間的推移,鰣魚也漸漸銷聲匿跡了。到1950年代末、60年代初,國內三年嚴重自然災害,副食品嚴重短缺,魚肉蛋等都用票證供應。普通的魚也只有到節日才供應,那應時時鮮的鰣魚更不用談了。

就在那個副食品供應緊張時期,地方當局對一些 高級知識分子(如大學教授、主任醫生、高級工程師等)也網開一面,在副食品方面多供應一些,另外還發給就餐券,可以到指定地點打打牙祭。那時有人送我一張這樣的就餐券,和一位友人到一家餐館,落座後,服務員遞上菜單,看到有鰣魚一項,我們二話沒說,每人點了一份,售價僅收5角。端上一看,一份約一塊香肥皂大小。我們二人頓時感到心滿意足,這樣價廉物美的佳肴去哪裡尋呀!

星轉鬥移,一年又一年的過去,在後來的歲月里,即使在五、六月份鰣魚上市的季節,我再也沒有看見鰣魚的蹤影。在那家餐館一人獨享一份鰣魚的過程,成了我生命中永久的記憶。

有一年在外旅遊,一家餐館供應巴西鰣魚,我們也點了一份,端上來一看,就大跌眼鏡,是紅燒的,再用筷子夾一塊入口,味道和長江鰣魚無法相比。

下一則

書訊

延伸閱讀

精彩推薦

data-matched-content-rows-num="10,4" data-matched-content-columns-num="1,2" data-matched-content-ui-type="image_sidebyside,image_stacked"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