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財政部周四公布匯率報告 傳不會列中國為匯率操縱國

影/田納西高中槍擊案 1死1傷1拘留

做個新青年

現今來寫陳獨秀,對筆者來說,有點如重溫舊夢。老實說,我已有數十年沒有碰過陳獨秀的著作和文章,認識陳獨秀,則是我的成長印記,也期待今日的年輕人可與我分享這條成長之路。

陳獨秀的一生,連繫近代的政治、歷史、文化和文學,而最容易入手的地方則是文學。筆者對陳獨秀的興趣,是始於年輕時做了五四文學的「發燒友」,搜羅和閱讀了大量五四文學的作品,加入文社,學人舞文弄墨,其中一篇少作,是用「四馬」筆名,寫《五四文學概論》,雖然寫了五千字,但題目這樣大,當然寫不出甚麼,只知道當年讀了郁達夫的《沉淪》,茅盾的《子夜》;從李金髮的詩集到張資平的小說,以至鴛鴦蝴蝶派的作品。當然,也漏不了陳獨秀講文學革命的理論。

今日來評價五四運動、五四新文化和新文學,已有不同論斷,褒貶皆有。當年視文言為讎敵,定要與白話文完全割斷,今日看來,是忽略了文學與文字的傳承。

五四運動是破壞多於建設,所要破壞的,豈止是文革時的「破四舊」,而是「破九舊」,包括孔教、禮法、國粹、貞節、舊倫理、舊藝術、舊宗教、舊文學、舊政治。搞革命,等於搞破壞。

搞破壞的背後,要有一個清晰認知,能分辨好細胞壞細胞,否則會闖禍。所以五四運動的意義,與其論其成就,不如論其精神。不論身處五四的年代,抑或只是讀五四的書,一旦精神受感染,受最大的衝擊是青年人。陳獨秀創辦《新青年》,其創刊號敬告青年就有六義:是自主的而非奴隸的;進步的而非保守的;進取的而非退隱的;世界的而非鎖國的;實利的而非虛文的;科學的而非想像的。

小說

下一則

顯微鏡下的花蕊 居然成了陶藝雕塑品

延伸閱讀

精彩推薦

data-matched-content-rows-num="10,4" data-matched-content-columns-num="1,2" data-matched-content-ui-type="image_sidebyside,image_stacked"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