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東奧5方會談21日舉行 將決定觀眾進場上限數

俄駐美大使返回華府 期待兩國建立平等務實關係

西方密宗

說海德格爾只講哲學不講文學,是一個籠統說法,因為他的文學理論仍歸結哲學。他的思想與文學有關,因為文學以文字為媒介,而海德格爾最重要的哲學方法之一,是詞源學的分析。哲學就是要通過詞源分析,發現詞語的本真涵義。

將哲學扯上文學,因為海德格爾筆下的「存有」,只意會不能言傳,對「存有」的理解,不能像理解一個數學公式一樣,要靠體驗和想像。因此最能表現哲學的本性,便是詩歌。

海德格爾後期思想轉向詩歌,並且發展其獨特的「詩學」。他歌頌詩人是神在地球上直接訪問的對象,詩人是「存有」的牧羊人,把握住「存有」,最能照亮人的潛力。

不僅談詩,海德格爾也談畫。他曾對大畫家梵高(梵谷)的一幅關於破舊鞋子的油畫反思。一雙破舊鞋子,從實用角度看,最好扔掉﹔若進行科學分析,可能得出一些與皮革有關的化學性質。但鞋子的本質意義,據海德格爾認為,只有通過繪畫,才能保存其內在的特質。究竟畫中表現的是甚麼?他寫道:「就好像一個深秋的傍晚,當最後的馬鈴薯火熄滅之後,你扛著鋤頭疲倦地走在回家的路上。」

海德格爾顯然揭示了藝術與存有的關係。只有在藝術作品中,「存有」才得到完整體現。藝術作品不是對實在的摹仿,而是一個創造。只有藝術,才讓「存有」成為「存有」。

海德格爾的著作有如高行健的《靈山》,看不明白是正常的。高智慧如英國哲學家羅素,在其《西方哲學史》,就隻字不提海德格爾。海德格爾的情婦,傑出的政治思想家阿倫特(Hannah Arendt),就聲稱海德格爾是「思想的秘密國王」。筆者則認為他是西方密宗──語密、意密、身密。

英國

下一則

藏品拍出9200萬 神祕藏家竟是007電影武器專家「Q」

延伸閱讀

精彩推薦

data-matched-content-rows-num="10,4" data-matched-content-columns-num="1,2" data-matched-content-ui-type="image_sidebyside,image_stacked"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