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遊民霸住 華人倉庫遭「開腸破肚」損失10萬+

行刺川普槍手遭同學爆料:常被霸凌、槍法太差被射擊校隊勸退

形魚地(三)

圖/王幼嘉
圖/王幼嘉

我說,如果把這金子占為己有,那不是人人都能幸福快樂?肖遙遠說我瘋了,他說我腦袋肯定有個大肉瘤,普通人怎麼能擁有金子呢?普通人有金子是有罪。不要只看重金子,多看看生活,黑色的生活,從中看出黑色的美。看肖遙遠自鳴得意說完這句話,我哭了,我號啕大哭。可能是我的大哭讓肖遙遠對我產生了間隙,和所有的人際關係一樣,蜜月期過了只剩厭倦。我一開始覺得肖遙遠跑到很遠的地方尋找食物去了,他有一回這樣的經歷,我一人在浩瀚如宇宙的大建築裡睡了七個夜晚,肖遙遠興奮地跑到我跟前,從懷裡拿出一個大玻璃瓶。我問裡面稠狀的東西是什麼,肖遙遠說是羊油,從火車站搞來的。火車站,好熟悉的地方。肖遙遠說火車站那裡有很多人,該和別人打打交道了,人是群居野獸。我說你臉上的傷就是打交道弄的吧,和野獸打交道,不管怎樣都受傷。肖遙遠摸了摸臉頰上的瘀青,否認與人爭奪羊油時打架,他說他只是看不慣那些穿著光鮮亮麗的人罵他是臭要飯的畜牲。我看著他破爛骯髒的短褲,用紙盒和廢品架起火焰,我讓他睡在我旁邊,我練過絕世武功,明天去火車站去找回我們本就沒有的尊嚴。肖遙遠不作聲,他睡在我旁邊時居然不老實,夜深時居然從後面抱住我,在我後背哭出了一整個江河的眼淚。肖遙遠眼淚流乾後就下雨了,他把我弄醒,我感嘆下雨就灰濛濛一片,不好尋找食物,肖遙遠則是說火滅了。火滅了那就重新燃燒。看我把本應該拿去賣錢的塑膠瓶燃燒出嗆人的黑煙,肖遙遠如同擰了發條一般跑開,很快又回來,他遞給我一盒香菸。我不抽菸,我總覺得抽菸的人像乞丐。肖遙遠說這是他寫詩的祕訣,每抽一口菸就讓他多留戀一下生命。留戀生命?他也瘋了。見我不抽菸的肖遙遠點燃一根香菸,猛吸一口,全身痙攣後肖遙遠洪水破堤般說話,他說他父親酷愛菸酒,喝醉了一口氣連抽五根香菸,煙入肺,劇烈咳嗽之後就會發酒瘋。肖遙遠父親發酒瘋來老婆孩子一起打,母親受不了毒打便離家出走,沒想到途中遇到人販子,被拐賣到了形魚地。肖遙遠的父親又連續娶了兩個老婆,婚姻是一場又一場,肖遙遠成了家裡唯一的外人。這次的酗酒是連抽了六根香菸,菸滅後,肖遙遠的父親打傷了工友,丟下他根本不在乎的妻兒老小,跑了。走之前只給肖遙遠留了半袋子麥子外加二十斤麵,就當是盡了自己當父親的全部職責。再長大一點,肖遙遠跑來尋找親生母親,這時的母親已經和形魚地的男人結了婚。繼父視肖遙遠為眼中釘肉中刺,為了不添麻煩,肖遙遠再次離家出走。本想出來打工自食其力,賺點錢,養活自己。事與願違,沒有學歷,沒有人脈,沒有門路,這世界是一座金子鑄的城,可與普通人無關。看清楚事實後,肖遙遠只能以紙盒為家。家不就是方方正正的盒子麼,有稜有角,住在裡面遮風又避雨。後來有一天,肖遙遠不知道從哪裡搬回來一個很漂亮的塑膠盒子,他說是他撿回來的,箱子有一個蛋糕,那天是他生日。我問他多少歲了,他說不知道,他忘了,有吃的就不要記那麼多事。肖遙遠這個人,也不單單是他吧,我後來才發覺,人都是說一套忘一套。我吃的最多,我必須如此,不吃飽我沒力氣幫他打架。一覺醒來,肖遙遠果然沒有記住很多事,我詢問打他的那個衣鮮亮麗的男人身在何處,肖遙遠卻說在他家裡。他繼父是一個酷愛打扮的男人,穿衣必須顏色鮮亮,必須有稜有角平順無褶皺。我好像明白一些什麼,當我準備放棄為他報仇的時候,肖遙遠消失了。肖遙遠將我給他的紙盒搭成了一個封閉式的房間,紙盒鋪的床很乾燥,我守著這一片區域守了一個月。應該是一個月,畢竟沒有日曆也沒有手錶,不怎麼有時間觀念。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就反應過來了,裝生日蛋糕的塑膠盒子是和肖遙遠一起消失的。我真蠢,我這時候才明白過來,人只能陪人一段時間,有些人出現的目的只不過是為了湊足一個故事的字數。我也要走了,我要去火車站。花阻擋我的去路,停下腳步,盯著這株遠離北美洲十萬八千里的花,我參透有些流浪不需要理由。肖遙遠走了,花走不了。沒了肖遙遠,花死了,被一群嗜水的雜草團團圍住,乾死了。這讓我想起我父親被各種藥水澆灌得要死的慘樣。瓶瓶袋袋的是藥水還是什麼水,一天吊到晚,父親卻一天比一天枯瘦。我就納悶了,澆灌進父親身體的水難道成了腐蝕父親肉體的真凶?(三)

洪水

上一則

改變一生的小事(上)

下一則

中美之異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