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裴洛西宣布支持賀錦麗 代表民主黨競選總統

長途飛行 她為何愛坐客機大家嫌棄的最後一排?

錯位(全文完)

他喜歡跟朋友聊兒子,回國見親友也說兒子。連他媽都看不過去,提醒他別做太明顯,現在不時興說養兒防老的話,起碼表面上一碗水端平。要不以後老了,閨女不情願伺候你。

他付出了他能付出的全部感情。兒子就像他的初戀,像阿紫虐游坦之那般,再難受也怨不到兒子頭上。他只恨江燕,也怕和她撕破臉當面對質,她帶著兒子去找姦夫,讓人家白撿了他精心培養的好兒子。每當他在心裡設想痛罵不要臉的女人和野種,他就會淚流滿面。他怕一旦撕開這個祕密,也就失去了付出過所有的兒子。

他不能想像沒有兒子的未來,也不敢設想離婚後,孤身一人返回國內從頭開始。一旦撕破臉,他帶著女兒生活,把這麼好的兒子留給這個挨千刀的女人。按照加拿大的法律,這邊的財產一大半給她,這比殺了他都難受。

煎熬了一個多月,像毒蟲啃噬他的大腦和心臟那般痛苦的時間裡,他更乾、更瘦了,面色黯黑,腮幫子癟下去一大片,惟獨兩腮因為牙床咬合太用力,凸出來一疙瘩肌肉。能屈能伸大丈夫,天知地知自己知道,這個祕密爛在肚裡,說不定可以漚成肥料。他那麼多年在商場上打拚,要是意氣用事,早就被踩進泥濘,在底層打滾煎熬。

他幾乎把腦漿想乾,終於決定把那份親子鑑定爛在肚子裡,變成大便拉出去,沖進陰溝,湮入地底,就像從未有過。這麼多年的心血和金錢捧大的這麼優秀的兒子就是他的兒子,是他孫家的,子子孫孫都必須姓孫的後代。(全文完)

親子 加拿大

上一則

午洋董事長楊錫濸 掀永續時尚陳列革命

下一則

螞蟻的經書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