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刺殺川普槍手曝光 20歲賓州男連續開火 FBI震驚特勤後知後覺

共和黨全代會15日如期舉行 傳司法部以「暗殺」調查川普遇襲

魯卡(二六)

至少他會與系主任搞好關係,也與別的同事搞好關係了。搭檔汪小吉是比他遲進門的年輕人,完全在他的拿捏之中。魯卡這麼一想,中期評審好像勝券在握了。

第二天下班回來,魯卡看見安妮老師家支起了一個帳篷。彷彿江南一帶辦喪事那樣,安妮老師給小恩設了靈堂,擺了照片、點了蠟燭、供了水果,還放了音樂。魯卡就在音樂聲中,走進了自己的家,關緊了房門、拉上了百葉窗,就像躲進城堡一樣,把安妮老師一家拒之門外。

黃昏時分,安妮老師過來敲門,魯卡閉門不開。他不想去吃江南人俗稱的「豆腐飯」,更不想見到理查德。反正他們家的事,他不想參與。他在廚房裡吃了牛肉泡麵,然後坐到書桌前看書;還不時在百葉窗的小洞裡,朝安妮老師家張望。

來安妮老師家的人真多啊,客人們的汽車都快停到魯卡家門口了。魯卡隱約聽見哭泣聲夾雜在音樂裡。這悲情的場面,哭泣是難免的,何況小恩還那麼小。小小的一個孩子,本該像天使一樣。

大約到了晚上八、九點鐘,安妮老師家的客人都走了。魯卡再從百葉窗的小洞裡望出去,只有路燈亮著。一切又歸於沉寂,也沒再聽見哭泣聲。不知為什麼,這時候魯卡特別難過,鼻子一酸,眼淚就簌簌地掉下來了。

兩個多月後,安妮老師給魯卡發短信說:「我與理查德已辦妥離婚手續,明天我就帶著茜茜回北京定居了。」這突如其來的消息,就像魯卡接到小恩死亡的消息一樣,令他震驚。

「太意外了。我來送你。」魯卡回信道。

「不用,我們已經在杜勒斯機場附近的賓館入住。」

「噢,後會有期吧!」

「後會有期。」(二六)

上一則

猝不及防(二)

下一則

尋找幸福極光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