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刺殺川普槍手遭「爆頭」 目擊者曝特勤反應慢半拍

川普造勢現場找到AR步槍 傳槍手當時躲在一建築屋頂

魯卡(二四)

他就葡萄酒,伴著花生米充飢,把一瓶酒都喝了下去。然後,醉醺醺地洗澡、刷牙,上床睡覺。從前他與夏青萍同床共眠時,他呼嚕打得震天響,常被她討厭。如今枕邊沒人,只有與書作伴,魯卡根本不知道自己還打不打呼嚕了。

好在魯卡睡眠不錯,特別是酒後倒下就睡著了。可是有朋友說:「你單身一人,沒有負擔,自然吃得下、睡得香。」說此話的朋友,根本不懂人人都有一本難念的經,何況單身男人更加不容易。如果不是萬不得已,誰願意在異國他鄉,孤獨寂寞地過日子呢?問題是魚和熊掌不可兼得,只能捨魚而取熊掌也。

10

一大早,魯卡被安妮老師的電話吵醒了。他睡眼朦朧地「喂」一聲,就聽見手機裡的哭泣聲。這是怎麼了呢?魯卡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,以為是理查德與安妮老師吵架了。沒等安妮老師開口,他說:「你們都是老夫妻了,還吵什麼?」

「不是。是小恩,他跳河,被淹死了。」

「什麼?你們在哪裡?」

「我們一家來威廉斯堡陪理查德釣魚,沒想到我一眼不見,茜茜與小恩就跑遠了。當時茜茜問小恩,你敢跳下去抓魚嗎?小恩說我是男子漢,有什麼不敢的,便『撲通』一聲跳下去了。幾分鐘後,茜茜在水面見不到小恩,才慌慌張張地跑回來告訴我們。理查德立即放下釣魚竿跑過去,但為時已晚。」

電話那頭,安妮老師仍在「嗚嗚」地哭泣。這是個讓魯卡十分震驚和意外的噩耗,本來是理查德約他去威廉斯堡釣魚的。如此一來,彷彿小恩的死,與他也有了那麼一點關聯。(二四)

釣魚

上一則

搬家

下一則

八珍豆腐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