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捲入運毒到中國詐案 佛大留學生被禁止入校3年

7月起入境中國查手機 中提3原則:不查普通人

最後一名溺水者(七)

鏡面似的CT片被他攥在手裡,看了又看,好像在其中尋找那個最終的答案。

黑炭?染黑的水?她腦海裡浮現出那種黑乎乎、髒兮兮的東西,一個人究竟做了什麼,胸腔裡會盡是那玩意兒?她想起湖底的淤泥。每年夏天,當河水被太陽曬乾,就會出現淤泥。它們烏黑、發亮,像是黑夜的沉澱物。

「你能陪我去一趟石馬村嗎?」他忽然放低身子湊過來,嘴裡那股怪氣味也隨之撲面而來。「那村裡有個老中醫,據說很靈。」他詭異地一笑,隨即補充道:「不要告訴你媽。」

「石馬村?」她好似聽到自己不懂的語言,表情瞬間收斂住。

「我不甘心,我還不想死。我要活下去……」他神情激動,顴部發紅,宛如死灰復燃。

自那件事情發生後,她再也沒有去過那裡。連那個方向發生的事,都不願意多想。她有個高中同學就是那個村裡的,當年結婚力邀她回去做伴娘,也被她婉拒了。

現在,終於到了那一天。

第二天一早,廖青在房間收拾行李時,鄭素雲推門進來,手術後的眼神似有些咄咄逼人。她主動提到廖向明,廖青笑了笑,沒接話。

「我警告你啊,別去管他的事。連他的老婆、孩子都不管,你管這些做什麼?」叔叔在外遊蕩那幾年,潑辣的嬸嬸乾脆單方面宣布離婚,找了個男人幫自己養小孩。叔叔回來後,自然沒臉去找他們。

「我怎麼會去找他呢?您想多了。」廖青嘴上這麼說,心裡卻早已做了決定。

那天上午,她將車開出小區大門,拐到大路上,逕直往省道上開。她甚至沒有留意後視鏡裡母親的揮手。去橫塘的路好似藏在輪胎底下,無須導航,輕車熟路。(七)

上一則

佳紡張寺榮注重永續發展 綠色紡紗成國際市場新秀

下一則

我與繪畫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