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7月起入境中國查手機 中提3原則:不查普通人

史密森尼國家動物園官宣:2隻大熊貓年底前返華府

最後一名溺水者(六)

叔叔打開角落裡的壁燈,節能燈管的亮光照在板壁上,照見幾行歪歪扭扭的字體,隱約可見「橫塘……蒙城……中國」等字樣。還是父親當年手把手教她寫的。沒想到它們還留在上面,字體吸了水分和塵埃,顯得輕飄、恍惚。她的目光再次掃過它們,默數著其中的筆畫,心底一陣戰慄。

「醫生說我,沒幾天好活了,我總是……總是不能完全相信……不相信一個人會……會那麼容易死去。活生生的一個人啊,怎麼可能突然就死了呢,沒一點知覺,這怎麼可能呢……」叔叔的聲音很像話劇演員於暝暗空間裡的獨白,自說自話,沒有疑問,不求解答。

而節能燈光所照的那幾行字,好似一個人行走半生的註腳。當年,他莫名其妙地消失無蹤,連家人也蒙在鼓裡,遍尋不著。幾年後,又若無其事地回來,好像只是去街上溜達一圈,什麼事也沒發生。

「你幫我看看,那上面到底寫了什麼?」從床頭堆積的物品中,叔叔抽出那張挺刮的CT片讓她看,好像她是醫生,看得懂這些。

廖青走到刺亮的白光下,裝模作樣地將片子舉高,照出一些灰色的黑色陰影。陰影在燈光下顯示出分明的輪廓,好似自然界中的高山、峽谷、湖泊在黑暗中的照影──她當然知道病灶就隱藏在這些陰影裡,即使很小很小的一片,也足以致命。可她嘴裡卻說:「你老想著醫生的話做什麼?不要去想它,徹底忘了它,當它不存在就好了啊……」她不知道自己怎麼會說出這種話,語氣仿若當年的叔叔。

「醫生說我的肺像燒焦的木炭,沒一點水分和彈性了。如果拿出來放在臉盆裡洗洗,大概整盆水都會被染黑的……」(六)

上一則

大地懷薑(下)

下一則

我進了哈佛大學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