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輝達重挫10% 那指連跌6日 史指摔落5000點

加州議員視察邊境 中國等亞洲走線人2年增50倍

永恆的夏天(二○)

這甚至就像是一場夏日歷險記,不知從何處冒出的傻氣女孩,她潔白的胴體、她不求回報的付出,都配合著燥熱的天氣,將他心底積壓已久的不快掃光。接下來的幾天,他每天都來,每次都會待上很久。傻乎乎的女孩比自己以往認識的任何女孩,都要配合、都更柔軟。他很快迷上了這件事,第二次來的時候,就為了能夠順利進入廠區不再被盤問,花了兩百塊錢去舊貨市場,買了一身廠子弟中學的校服。果然,他再進門,門衛沒有再攔。

王茜猜想,如果不是後面姚樂出事,他一定會接著來。直到他自己厭倦,或者被姚樂的舅舅、舅媽逮到。但他沒有這樣的機會了。被自己目擊過後的第二天,他再來,就看到整個廠區處於戒嚴狀態,門口的警車一輛接著一輛。他站在路邊,聽旁邊的人議論,說廠裡好像死了人,一個女孩被人殺死在家裡。

他悻悻地回到家,迎接他的是父母的笑臉。他們高興地告訴他,他不用在國內念高三了,他們全家出國的手續終於辦好了,下個禮拜就要搬去溫哥華了。

這是王茜在那個夏天之後的歲月裡,一點一滴拼湊想像出來的全貌。想像基於現實,現實世界裡發生過的事,她已經無法改變。坐在出租車裡的王茜默默擦去了眼角的淚水。時隔多年,她仍舊清清楚楚記得,自己在那一刻爆發出的憤怒。她扇了姚樂一個耳光,問她為什麼要這麼做。

姚樂捂著臉,有點吃驚地望著她,還是可憐兮兮地說:因為我喜歡他呀!你不是說,如果喜歡一個人,那就是好事嗎?

王茜站在姚樂的臥室裡,淚流滿面,覺得自己是個徹徹底底的失敗者。(二○)

租車

上一則

明州黃安琪 拍片推動終結反亞裔仇恨

下一則

凌波仙子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