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入境免簽 中客春節赴新加坡旅遊後驚呼:貴到讓中產破產

紐約200萬買房卻遇「租霸」半年仍無法入住

窗裡的故事(五)

走出教師辦公樓,上課的鈴聲就響了。米婭這堂是體育課,老師安排女生在練功房跳健美操。女生們黑色緊身褲和黑色T恤,個個青春得活蹦亂跳。隨著音樂的節奏,米婭的動作一板一眼都做得到位。也許她心裡有了大衛,健美操跳得宛如飛翔的鳥,輕盈自如。

練功房的大門,正對著大衛的辦公室窗戶;像所有戀愛中的女孩一樣,米婭渴望此刻的大衛正透過窗子,看她非凡美好的青春形體。然而在練功房門口看她們跳健美操的,只是幾個亞裔男生和一個做雜工的墨西哥中年婦女。米婭想,大衛妻子的年齡,也許就與這個墨西哥中年婦女差不多吧?那是女人最悽惶的年齡段,容顏衰退後,讓不少中年婦女失去自信,又特別煩躁嘮叨。

米婭鄙視這樣的中年婦女,自己從未想過,日後有一天也會這樣。她的青春美好歲月,彷彿馬上就要打開神奇的大門。從前的寂寞日子,也彷彿馬上就要戛然而止了。

體育課結束後,米婭回到學生寢室。明天就是周末,她要先整理出帶回家的東西,裝入一只拉桿箱裡,譬如吃光了菜的空玻璃瓶、換下來的髒衣服等。母親嫌洗衣機洗不乾淨,烘衣服又把好好的衣服烘得縮小了,心甘情願地手洗。手洗衣服是中國人的傳統習慣,母親幾十年如一日,那是不會享受高科技嗎?米婭不明白。但為了順從母親,索性把每周的髒衣服都帶回家,自己既省力又輕鬆。

整理完東西後,米婭在微波爐裡熱一下漢堡,吃得有滋有味;接著開始靜下心來看書。每天晚上米婭睡得也不算晚,但早上總是起不了床。(五)

墨西哥 亞裔

上一則

活著就是幸福

下一則

與親人的持久戰(二)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