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華婦租霸 1年嚇跑3名分租客 房東興訟驅離

錢買不到快樂 美國人後悔莫及的大額消費有這些

紐約的白蝴蝶(七)

黑暗的背景,更有令人想像的空間:斜陽草樹、飛絮漫天、花香遍地、心魂放飛……

散步持續了幾分鐘,他似乎是為呼吸新鮮空氣,或者純粹是為了走路而走路。周圍一片黑暗。人們沒有什麼可看的,只好注意地看著台上的人:他身穿白綢襯衣,下襬紮進腰帶,最上邊的兩顆鈕釦打開,露出結實的胸膛。燈光下,他的臉輪廓分明,深陷的雙目炯炯有神,幽深異常,前額上搖曳著棕黃色輕柔的鬈髮。他揣著手在褲袋裡,丰姿楚楚卻不造作,模樣直爽而聰明。

這個人是莉莉。

過了一會兒,也許是五分鐘、也許是三分鐘,在眾目睽睽之下,短短的三分鍾,彷彿過了很久,以至於他的眉梢、嘴角竟出現了一點老態。滴答、滴答,人們在他走路的節奏裡,聽到時間的聲音。人們在這種枯燥的重複中開始走神,或者在思考,這個走步機器是不是與一個巨大的時間機器──鐘錶有幾分相像?

他不停走著,談不上瀟灑。他不能停下,他腳下是一架巨大的走步機,他一步都不能停下。他停下了,就會被時間甩出去。

一股強風吹來,他的頭髮亂了,襯衣後襟鼓起,像一只白色的汽球。突然,走步機上出現了一個人,然後是第二個,在他身前或身後,面無表情地走,或快或慢,跟著他或超過他。當他們肩並肩朝莉莉對面走來時,他只能在一線之間奪路穿行。後來又出現了更多的人,站了一排,讓他備感煩擾,絞盡腦汁才能找到自己插足的空間。

此刻,他腳下的傳送帶開始加速,他只好跑動起來。一個巨大的用紙做的大門,從空中朝他劈面飛來,「啪」一下撞在他身上。(七)

上一則

活著就是幸福

下一則

我的印第安大哥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