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86歲老兵孤獨去世 殯儀館公告引來數百陌生人出席葬禮

陳曉婚後就變了 陳妍希唏噓承認「生日當天才敢說話」

拯救小魚(一九)

郁小魚臉上紅撲撲的,那紅暈不是羞愧帶來的,而是她在場上用盡了氣力跳舞,身體動起來帶來的運動紅暈。

我會交房租的,我下月一起補齊行不?

不行,如果你不能現在就交的話,那你最好明天就搬走。我不要你欠下的租金了。

你讓我搬走,你也得提前三個月通知我啊?郁小魚還來了脾氣。

我提前三個月通知你?我把通知塞你門縫兒裡嗎?這三個月你跟一個鬼魂一樣在外面遊蕩,我哪裡找到你去?對了,上次在飯店你怎麼偷偷溜走了呢?你還叫我通知你,我通知得了嗎?

這是同意終止合約的文件,請你簽上字,然後盡快去搬走你的東西!李冬菊掏出來一張紙,上面是她打印下來停止租約的文件。這文件她早已準備好幾天了,她打算見到郁小魚就馬上給她。

郁小魚接過去,連看都沒看,直接將文件撕成了長條,然後天女散花一樣拋了出去。我就是不搬!我也沒造成你財務損失!不就那幾條金魚嗎,我放棄牠們好了,牠們又不是我親爹、親媽!說完,又衝進了舞廳正中間。

舞廳裡傳來什麼人的叫好聲,還有幾個人發出的口哨聲,而欠三個月租金的郁小魚只顧著瘋狂扭著臀部。李冬菊知道這幫人一定是互相都認識,只有她李冬菊才是局外人。

她正看著眼前的場景發愣的時候,郁小魚又跑了出來,對著她的耳朵喊了幾句:我不搬!我憑什麼搬出去!你必須提前三個月給我通知!

舞廳裡再一次響起樂曲聲,郁小魚又鑽進人群中。大衛壓根兒從頭到尾就沒出來,一直在場上晃來晃去,沒有舞曲的時候也是。(一九)

租金

上一則

活著就是幸福

下一則

祖屋和族譜(上)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