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從墨西哥被拐賣到加州2個月 17歲少女機警傳簡訊給911

回顧裴洛西訪台風波 蔡英文:被孤立太久 無法說不

七層樓(四)

廖青做好在那裡枯坐半小時以上的準備,如果有電視機做掩護,或許會好一些。她帶了一個健身錘──通過敲打身體經絡來達到保健目的,或許小姨會喜歡。母親說小姨自從腿腳不便後,開始自學針灸,也不知道弄得對不對。廖青在門外等了足足三分鐘,就在她以為房裡可能無人時,卻有一個聲音從裡面傳來,伴隨著椅凳的碰撞聲,門從裡面被打開了。

小姨的臉出現在微暗的燈光下,她穿著碎花、開襟翻領的睡衣,臉部有些浮腫,看不真切,看到廖青的剎那略點了點頭,好像事先就知道她會來。她換了拖鞋,跟在小姨身後進了房間,內心莫名生出幾分惶然和怯意。

屋裡陳設幾乎沒怎麼變,還是那幾樣家具,唯一不同的是它們變得陳舊和妥貼了,與周圍一切完全融為一體。主臥門裡透出的燈光打在過道牆上,與來自角落裡影影綽綽的燈光聚攏疊印在一起,卻沒有明確而強烈的光源來徹底照亮這一切。

廖青快速瞥了一眼,客廳角落裡似乎堆滿東西,就那樣席地放著,也沒有隔板和貨架,很像直播倉庫。小姨並未將她往客廳裡領,好像這屋裡還有另一個地方更適合招待她。廖青以為是閣樓,一架豎起的木質樓梯通往那裡。但小姨領她去了主臥,移門外有個小露台,放著一只圓形藤編茶几和兩把椅子。

廖青聞到了酒味,一個看不出什麼牌子的酒瓶豎在几案上,邊上還有一只小小的玻璃杯。小姨指了指角落裡那把圈椅,輕聲說道:你也坐吧。

落坐後,那酒味似乎更濃了,幾乎撲面而來,「你怎麼喝上酒了?」廖青皺了皺眉頭。(四)

健身

上一則

活著就是幸福

下一則

下雪天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