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熱浪襲人 為什麼逾80%東亞裔幾乎沒有體味?

美股受NVIDIA拖累走低 反有助化解投資集中大型股疑慮

霧中巨象(一九)

小睡一會兒也好,我心裡想什麼,也許就會夢到什麼吧。

然而我沒有夢到小鄭,剛一入夢,就覺得身體在不停下墜,直到墜入一團霧的混沌中。無所謂,這樣的夢我也見怪不怪了。

「你不該來這裡。」

我尋找聲音的來源,卻只看到那頭傷痕累累的巨象。

「別找了,就是我。」

說話的居然是牠,大象也會說話?

牠好像能洞悉我心中所想,牠說:「在夢裡什麼不可以?」

「什麼意思?我怎麼不該來這裡?」

「好吧,確切地說,你不該做這樣的夢,更不該反反覆覆地做。」

「我又不想。」

「正所謂日有所思、夜有所夢,不想怎麼會夢到?」牠捲了捲滿是褶皺的鼻子,笑話我道:「虧你還自以為淡定、佛系,心裡不糾結、不在乎、不懷疑、不迷失,跑進這漫天濃霧的世界裡做什麼?」

我想反駁牠,但張大嘴巴,一個字也說不出來,像個失語的啞巴。牠也不再說話,只是悲傷地望著我,眼裡噙滿淚水。接著,地面逐漸消失,我又開始下墜。我一時慌了神,極力想抓住點什麼。就在我的無助和焦灼將要達到頂點時,更加強烈的下墜感讓我渾身一顫,謝天謝地,我還好端端躺在床上。

用了很長時間,我才調勻呼吸。妻子睡熟了。我伸過手,想到剛剛夢中巨象所言,又縮了回來。就這麼放棄了?真不計較、不在乎、不懷疑了?做了一番思想鬥爭,我還是拿過手機,輸入六個「一」。我迫切地打開微信,在通訊錄裡查找「阿波羅」,居然沒這麼個人。又在搜索欄裡查找,還是沒有。我努力回憶當時看到的那些資訊,輸入「怎麼不接電話?」「被他發現了嗎?」,也沒有搜索到聊天記錄。(一九)

微信

上一則

活著就是幸福

下一則

父親與抗日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