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優步司機時報廣場放乘客下車 後座驚見手榴彈

川普拿下密蘇里州黨內初選 料壓倒性優勢鎖定提名

後院的槍聲(三)

王幼嘉/圖
王幼嘉/圖

一會兒,悄無聲息,估計那個男人終於走了。莉莉喘了口氣,彷彿躲避了一場災難。她重新點亮廚房的燈時,拉上了窗簾。

現在莉莉吃完麵條,刷過碗,回到了自己的房間。她在窗口放了一張簡易書桌、一只小書櫃。這小小的一方天地,就是她的精神道場。她在這裡做功課、寫論文、吃東西、看書,有時還趴在桌上打盹。夜晚特別安靜,莉莉通常到子夜時分才睡。有一天晚上,麥克老師敲門進來,在他的書櫥裡找一本書。他問莉莉:「這裡還習慣吧?」然後又說:「書櫥裡的書,你想看的,隨便拿,看完放回原處即可。」莉莉點點頭。

麥克老師出門時,回過頭來又說:「星期天下午,我們要帶小雷羽去打靶場,你有沒有興趣一起去?」莉莉微微一笑,顯得特別嫵媚:「我害怕槍聲,我也能去嗎?」麥克老師說:「去幾次就不怕了。」莉莉想想也是,習慣成自然,天下沒有不能克服的障礙。

去打靶場的那天下午,楊經理忽然有事不能去了。她關照麥克老師冰箱裡有她煎的魚,還有紅燒牛肉,晚上回來熱熱再吃。然後又叮囑莉莉道:「到時提醒他們早點回家,別玩瘋了。」莉莉不置可否地笑了一下,楊經理駕著她的寶馬車走了。莉莉換上了牛仔褲、白色運動衫,穿一雙耐克球鞋,看上去朝氣蓬勃。

打靶場在高高的山上,麥克老師的車在山裡彎了好幾道彎,才抵達目的地。山上有一座小木屋,麥克老師推門而入,一個中年白皮膚男人坐在裡面擦槍,他就是小雷羽的教練。一會兒,他們進入打靶場,麥克老師讓莉莉在打靶場外面觀看等待。莉莉遠遠看見小雷羽握著幾乎比他個子還高的步槍,然後扣動扳機,「砰」一聲,一顆子彈飛出去了。莉莉雙手蒙住了耳朵,不知道那子彈是真的還是假的?不過小雷羽一堂射擊課下來,似乎讓她也不再害怕槍聲了。

這天晚上莉莉的夢境裡全是槍聲,有戰爭電影裡激烈的槍戰,也有打靶場上小雷羽射擊的槍聲,最奇怪的是,她自己也拿起了一把手槍,心不跳、手不慌地打死了後院森林裡的一頭黑熊,還抱著被打死的黑熊合影。

夢醒時分,莉莉突然感覺有了許多力量。彷彿自己不再是一個弱女子,走路都昂首闊步,挺起了胸膛。

莉莉知道,麥克老師家有好幾把槍。那天麥克老師擦了四把槍,兩把手槍、兩把步槍。家裡還藏著真子彈,不過麥克老師藏得很好,藏在一只大鐵箱裡,還上了鎖。平時不去打靶場,家裡人不會碰鐵箱子;但誰能保證絕對安全呢?有一回莉莉走過一個社區,路邊站著一堆黑人,有的還拿著步槍,嚇得她咬緊牙關匆匆而過。如果一個精神失常的人拿著槍,那將有多少條人命倒在槍口下,莉莉想想都可怕。美國政府為什麼不禁槍?

每周二,只要墨西哥胖女人來打掃衛生,莉莉就帶小雷羽去附近的克羅格爾超市。克羅格爾超市經常有免費品嘗的食品,譬如:有切成片的蘋果、有糕點、有奶糖,還有小紙杯裡的酸辣湯。莉莉每一種都品嘗一些,一圈逛下來肚子吃得飽飽的。克羅格爾超市旁邊還有個鮮花店,各種花卉爭奇鬥艷。莉莉帶著小雷羽看各種顏色的鮮花,除了玫瑰花、月季花,還有好多種叫不出名兒的鮮花。

莉莉買了一束紅玫瑰花回到家裡,在雜物間找來一只黃桃水果罐子,撕掉褪色的商標,露出閃亮的銀色。裝上一些水,把火紅的玫瑰花插進罐子裡。莉莉的房間,頓時有了色彩和香氣。這天麥克老師回家晚了半小時,他好幾次向莉莉表示歉意,說以後補償她。其實,不知什麼時候起,麥克老師就像男神那樣進入了莉莉的心裡。

莉莉喜歡徜徉在麥克老師的書海裡。她以一周一本的速度,閱讀著麥克老師書櫥裡的那些文學書籍。有些書頁上,麥克老師還畫了紅圈圈,寫了幾乎看不清楚的字。莉莉想,一個計算機老師還那麼喜歡文學,本來應該讀文科才對。不過美國文科工作難找,也是眾人皆知的。

這晚莉莉剛躺下,就聽見麥克老師和楊經理在他們的臥室裡吵架。莉莉幾乎沒聽見楊經理回來的腳步聲,也許被剛才的音樂聲淹沒了。(三)

墨西哥 黑人

上一則

活著就是幸福

下一則

十九歲玩具熊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