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觀察輝達財報 那指連跌三日

美航託運行李漲到40元 同業恐跟進 哪家最便宜?

後院的槍聲(二)

王幼嘉/圖
王幼嘉/圖

莉莉的屋子裡,放著整整一牆壁的兩個大書櫥。麥克老師的書櫥,大部分是英文版的科技書籍,但也有文學類的英文書籍,以及中文版的文學書籍。她首先看到了台灣版的《金瓶梅》,喜出望外地將它從書櫥中拿了下來。豎排的繁體字讀起來比較吃力,但莉莉這個文科博士生還是想下定決心讀完它。

大約晚上十點左右,麥克老師的夫人才回來。她是一家保險公司的經理,麥克老師叫夫人「楊經理」,莉莉就跟著他叫「楊經理」。楊經理回來,首先在廚房裡弄吃的,莉莉聽見微波爐轉動的聲音,然後感覺她端著碗筷上樓了。她走樓梯聲音很響,「砰砰砰」蹬得樓梯吱吱叫。這說明她體力不錯、精力旺盛吧!

夜晚很安靜,木結構樓房基本不隔音。莉莉能夠聽見楊經理洗澡時,嘩啦啦的流水聲,還有電吹風的聲音。她想楊經理真是一個事業女人,做保險、拉業務,還管理著一個團隊的同仁。這樣風風火火的女人,彷彿有使不完的勁兒。莉莉也很想有這樣的能力和狀態,可她對社交總是心存恐懼。留學幾年來,除了學校的老師和同學,就沒有別的朋友了。

有幾次她在臉書上,看見加上好友的各種膚色的陌生人,在留言裡約她花前月下談戀愛,還給她貼過來令人作嘔的圖片,惹得她惡心至極。身在海外的莉莉總是謹小慎微,那些槍殺案的消息傳來,除了令她震驚,更多的還是提醒她不能與陌生人交朋友。

今天莉莉開車接小雷羽回家時,家門口的車道上,有一輛陌生人的車佔了她的停車位。她心裡正惱火,卻發現家裡的大門半開著,「是誰來家裡了?」莉莉有些驚訝,生怕是盜賊,她遲遲不敢進門。從衣兜裡掏出手機,給麥克老師打電話,才知道是楊經理僱來的家庭清潔工。

清潔工是個墨西哥胖女人,她告訴莉莉,每周二來麥克老師家打掃衛生:洗床單、吸塵、清理衛生間和廚房,但她不給莉莉的房間打掃衛生。墨西哥胖女人很直爽,告訴莉莉自己是在美國落黑的,就靠幫人做清潔工過日子。她丈夫從墨西哥逃過來時,不慎被警察開槍打死了。現在她女兒十一歲,再等十年,女兒就可以幫她辦綠卡了。她的眉眼之間滿是微笑,莉莉驚訝地望著她。她說:「沒事,現在新總統上檯,將特赦一大批非法移民。聽說五年拿到綠卡,八年就可以申請入籍了。」

墨西哥胖女人說完,拿起吸塵機在客廳裡「吱啦啦」吸地。莉莉卻呆呆地站著,腦海裡像放電影似地出現了一個男人倒在槍口下的情景。一會兒,墨西哥胖女人停下吸了一半的地毯,又說:「剛逃來美國時,女兒才五歲,過著乞討的生活。晚上我們就住在一個好心人送的帳篷裡,帳篷是流動的,我們乞討在哪裡,帳蓬就安營紮寨在哪裡。後來經人介紹,我幹起了清潔工的營生,一直做到現在。」

雖然墨西哥胖女人的故事,聽起來有些心酸,但莉莉還是衝她微微一笑。然後,帶著小雷羽去柴房裡拿兒童自行車。柴房就在森林口,這裡是小鹿常常光臨的地方。牠們昂首闊步,遇見人不慌張,也不逃跑。一隻眉清目秀的小鹿,擋著小雷羽的腳步,目光慈祥地站著,一動不動。小鹿也是通靈性的,牠就像護著自己的孩子那樣護著小雷羽,不讓他獨自離開。莉莉看到這一場景驚訝極了,趕緊用手機拍了下來。都說世上情為何物,這隻小鹿身體力行地告訴了你們。

黃昏,麥克老師回家後,帶著小雷羽上泰國餐館吃飯去了。楊經理很忙,沒時間每天都做飯。麥克老師帶著小雷羽,經常吃東家走西家的。莉莉在廚房煮麵條,也是個不高興燒飯的主。有時麵條、有時湯圓、粽子和水餃。此時,她剛將麵條從鍋裡撈起,還來不及放上調料,門鈴響起來了。她心裡想誰來了?從貓眼睛裡望出去,發現是個蓄著絡腮鬍、身體粗壯的男人。

莉莉不敢開門,踮著腳尖輕輕地回到廚房關掉了燈。那個男人一遍一遍按響門鈴,就像催命鬼一樣。莉莉站在漆黑黑的廚房裡屏住呼吸,一動不動。(二)

墨西哥 綠卡 保險

上一則

活著就是幸福

下一則

故宮展蘇軾赤壁賦 打臉教育部這句成語竟寫錯一千年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