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竊取女性社媒帳號、隱私照威脅勒索 華男被控9罪

紐約「魅力台灣」晚會 促青年交流

一個陌生女人的來信(二五)

至於弟弟是怎麼應答的,我記不起來了,也可能我們倆誰都沒聽真切對方說什麼。

直至接到弟弟的死訊,知道他已不在人世,我才忽然意識到,在這世上我已經沒有「同代人」了。自從我的先生死後,這還是頭一回我感覺到這世界的清冷,像是自己落了單,成為被時代遺棄的人。這感受太可怕了,即便這房子裡總有訪客上門,兒孫們總是圍著我,朝我的耳朵大聲說話,而我環顧他們的笑臉,耳裡的聲音忽大忽小,心底只覺得自己像溺水似的,已經不屬於眼前的情境。

幸好這時候遇上你的小說,它領我回到裘帕的書裡,讓我再一次走進那一棟在林蔭道上的灰白色房子。老房東太太還在屋裡,她說,鎖上門。我多高興能看見她啊!她是我在世間最後一個同輩人和對話者,而且她將長久地活著。在我終於也追隨我所思念的人而去以後,人們還可以推開這扇門(記得鎖上),一次一次看她對著一個衣著傳統、姿容莊重的印度少婦大聲宣告──這是個完美的女士!

這幾日我在打點自己的後事了,算是提前處理遺物吧。這屋裡的寶貝物事可多了,當中還真有韋奇伍德的東西,就是幾件經典藍加浮雕器皿,還加上孫媳婦婚前第一次來拜訪時,帶給我的一套中國咖啡具,可美呢,說是叫「西湖藍」,那是我見過最溫婉高貴的藍色了。就為這個,我打算把櫃子裡珍藏了六十年的古馳竹節包留給她。這東西,我的大女兒可是覬覦許久了。

打點這些東西可是粗重活兒,都是上門來的墨西哥幫傭替我做的。她把我以前執業時用的打字機找出來,問我這要留給誰。(二五)

墨西哥 咖啡 印度

上一則

活著就是幸福

下一則

我的貓貓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