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今年大漲165%還不夠 這位分析師看好輝達股價還能再漲逾20%

全球250個最快樂城市 加州僅舊金山上榜

一個陌生女人的來信(五)

她們容或也有孫兒,正好娶了個中國太太,卻不至於也剛好有個在電視台工作的孫女婿,會拜託雷切爾‧瑪多(Rachel Anne Maddow,美國電視主持人、時事評論員和作家。MSNBC頻道晚間節目主持人,也是美國第一位公開自己是同性戀的黃金時段新聞主播)在電視節目上,給慶祝一百零一歲生日的老人祝壽。但老實說,我總懷疑你小說裡這位房東太太並不是憑空杜撰的,很可能真有其人──畢竟在另一個小說裡,有另一個人也當過她的房客,與她相處了六個星期。

讀到這兒,你的心彷彿含羞草受驚,霍地收縮。你不由得抽了一口涼氣,這吸進去的一口氣又讓你的心房再收攏了些,幾乎絞出些痛感來。你覺得這信不能讀下去了,再讀恐怕心臟會承受不住,然而信裡字字句句如有引力,硬把你的目光拽到下一個段落:

就像不同畫家畫的兩幅肖像,雖然筆法不同,但太多細節如出一轍,讓我一眼認出來,畫裡畫的是同一個人。只是啊,儘管來自同一個原型,然而兩個小說裡,我喜歡的是另一位老房東。

信哪能這麼寫呢?這讀起來不就像小說了嗎?你忍不住回頭細讀,又禁不住喃喃自語,怎麼有人會在信裡置入人物對話,平添一種劇場效果和虛構性,使得信不像是信了。你愈發懷疑這是個拙劣的惡作劇,有人要整你;也就愈發覺得這位「內奧米」故作文雅的言辭,懷藏著某種粗暴的惡意。是誰呢?誰是內奧米?你腦子裡將那些於城中筆會或各種聚餐上寒暄過的、交談過的、握過手的、碰過杯的、相視而笑過的、交換過微信號的、互贈過著作的寫作同儕們,粗略地過了一遍。(五)

房東 微信 劇場

上一則

活著就是幸福

下一則

童年興城記憶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