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洛杉磯華埠爆竹跑 騎車長跑健行年味濃

巴菲特股東信上說些什麼?重點搶先看

三個愛喝咖啡的女人(六)

哥哥和她各自擁有剛好能擺上一張床的窄小空間,雜物就只能堆在小小的書桌底下。母親每次到她房間拿父親要讀的書,都帶著抱歉的笑臉。

「妳不打算請個印傭嗎?聽說現在印傭很搶手,大家都覺得印傭比較乖巧、聽話、勤快,不容易出狀況。」

「是啊,我媽媽能幹又和善,總能夠把我們這個家和老骨董父親,還有我那脾氣焦躁的哥哥安撫得好好的。她過世後,我和哥哥一直擔心,媽媽走了,我爸爸一個人怎麼過日子?我們有找過菲傭來照顧爸爸。人是滿好的,也很能幹,可是才過了幾個月,我爸就把這個菲傭給辭退了。」

「為什麼?」馨馨和雅君同時驚問。

「他說家裡怎麼多了一個礙手礙腳的人,真是討厭。問東問西,無非也是中午要吃什麼,晚餐又要吃些什麼。堆在床上的衣服要收,還是要洗?嚴重地侵犯到他的私人領域。一嫌煩,就請人家走路了。」

「這樣不行的,就他一個人自己住。」馨馨說。

「是啊,我也很擔心呀。我先生的一個好朋友是獨生子,母親不肯到美國跟他住,一個人留在台灣。有幾天他打電話回家都沒人接,請熟人幫他去看看,結果……」

「天哪!」雅君掩嘴驚叫。

「死了?」馨馨問。

美琴點點頭,「都臭了!」

她想起送這位朋友一路哭到機場,飛台灣的飛機全滿,他哭著只差沒下跪求人,問誰能讓出機票給他。當時淒慘情境,她永遠也忘不了,那場景就像噩夢一樣地纏著她。那種恐慌,如洪流一般,幾度幾乎將她淹沒。(六)

機場

上一則

活著就是幸福

下一則

國旗升倒了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