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阻問鼎白宮 「拯救加州」要5度罷免紐森

近20年未獲利 Reddit申請上市 允許最狂熱用戶購買股票

永恆花期(全文完)

「咦,那不就像我們在鄉村的向日葵田裡的偶遇一樣嗎?那時我在欣賞風景,你在一旁拿著相機拍來拍去,直到那片風景與我一同闖入進了你的視野。」

幸福地靠在男孩的肩膀上,他們低聲私語著,踱步離開了展館。而我在畫前的休息椅上,看到了那支熟悉的雨傘,似乎這老舊的傘上花與葉都在,只是又多了幾道肉眼看不清的傷痕。

我沒有嘗試追上他們,歸還雨傘,興許從一開始,它就不屬於任何人,而是這把椅子,或這棟展館。

沒多久,展館的燈一盞接一盞熄滅。暗淡的環境下,畫中的她淚水彷彿消失了似的,我緩緩將手舉起來,伸向她,就如那對情侶說的一樣,這是我們第一次的邂逅──只是以另一種形式。

沒過多久,我辭掉了服裝設計公司的工作,搬到了城市的另一邊,創辦了自己的工作室。某天正午,我閒來無事翻開了自己在故鄉尋找靈感時的繪本,一支乾扁的小向日葵不經意地落在了地上。

我將花拾起,靜靜看著它。我已經記不清它何時存在於我的繪本裡,甚至有些記不清它的來源。我能見到的,是那份已然褪去的溫存,那充滿暖意的黃色與希望的綠色彷彿都回到了梵谷的〈向日葵〉之中,獨留一支黯然失色的它。

助手從我的身邊走過,見我手裡攥著一支小向日葵,端過來五顏六色的花瓶,我端詳著它們,有些恍惚。最終我還是選擇了桌上的白瓷杯。

我倒了些水,即使我知道這無濟於事。我將花放在窗邊,在這陰雨天它顯得無比突兀。它面朝著天空,彷彿已經預知到了下一刻陽光穿透雲層的位置。我則在旁邊守候著它,等待著它下一個綻放的日子。(全文完)

上一則

活著就是幸福

下一則

梆子聲、鈴聲和鐘聲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