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今秋大學申請 僅4%校要求SAT、ACT成績

歐盟官員:習近平坦承清零引民怨 「學生充滿挫折」

室友(一三)

劉繼紅不錯眼珠地看著眼前這對母子,姚依琳的形象怎麼都和宿舍裡的那個她對應不上。這還是和我一起住的那個姊姊嗎?她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姚依琳帶著兒子走進了街對面的一家文具店,看著他們的背影,劉繼紅一下子想起了小時候的自己。那時候媽媽也是經常牽著自己的手,走進田野、走上山崗。這一晃,自己離開故鄉已經有好幾年了。她想起來媽媽電話裡一次次催促自己的那句:你都多大了,還不想想自己的事?跟你一般大的姑娘,人家的孩子都滿地跑了呢。

只有當母親這樣說起的時候,劉繼紅才意識到自己的實際年齡,要比證件上的大了兩歲。是真的該談婚論嫁的時候了,可是我的那一半又在哪呢?

眼前的餛飩湯都涼透了,劉繼紅也沒吃完湯裡的餛飩。這是她第一次見到姚依琳的兒子,她無論如何也想不到,平日裡宿舍住著的她原來還有一個這樣標致的兒子。

每一個人堅強或者歇斯底里的背後,原來都有著這樣或者那樣的故事,劉繼紅心裡想。放下半碗沒吃完的餛飩,劉繼紅回到了宿舍。

外面楊樹上的蟬聲莫名其妙地少了很多。牠們可能都找到了伴侶,然後激情過後,燃燒了自己吧。劉繼紅這樣想著,從被單下翻出那本《親親土豆》,作者是那個黑龍江的女作家遲子建,劉繼紅最喜歡裡面那篇〈霧月牛欄〉,她讀了好些遍,都快背了下來。可是還是忍不住一遍遍讀。

她剛讀了第一句「寶墜在暗夜中傾聽牛反芻的聲音」,宿舍的門忽然被人一頭撞了開來。劉繼紅抬頭一看,竟然是李盼弟。(一三)

上一則

11月&12月話題:校園民歌與我

下一則

閒情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