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麥卡錫任議長後首度回應:目前無訪台計畫

澤倫斯基籲加強制裁俄國 普亭用戰勝納粹鼓舞士氣

法拉盛的紅玫瑰(一九)

糾纏許久,大偉才勉強相信她染疫。

相形之下,如果玫瑰說的是她被暴徒攻擊,叫她:「滾回中國去!」還比較容易讓大偉相信。最後她把自己鎖在臥室裡。大偉回家敲門,「妳開門讓我看看怎麼回事?」她堅決不理。

玫瑰每天關在屋裡,大偉出去上班,她為了不讓病毒亂竄,也不敢出來活動。大偉為她叫的外賣,她盡力多吃兩口,也像感冒的時候吃大量維他命C。馬修打來的電話她一概不接,強尼根本聯繫不上。如此,每日活在病毒巨大的陰影裡。

大偉終於去檢測過了,他陰性反應健康無恙,這使玫瑰安心許多。過三天她開始輕微發燒、咳嗽、喉嚨痛、疲倦。她酸澀地想:來了,終於來了。但這也來得太快了吧?沒準她在情人節之前已經染疫?

四天後她病情加重,開始高燒,渾身痠痛無力,心情也沉到谷底,「老天爺不會放過我了、老天爺不會放過我了……」玫瑰一陣昏亂。

大偉發現玫瑰真的病了,勸說要送她去醫院,卻被玫瑰拒絕,

她隔著門告訴大偉:「醫院裡反正也是等死,我死了以後,你換個地方住。」

她給她母親打電話,卻不斷地被她哥哥兩個幼兒打斷。她想起小時候,她母親總是偏愛她哥,連吃食上也如此。一大盤魚裡面明明有好幾條,足夠她和她哥都吃上中段魚肉多的部分,偏偏她只能跟著母親吃魚頭、魚尾,因為女兒將來是要嫁出去的,是外人。現在她要死了,她母親自然會傷心,但還有她哥在,她母親不會有事的。玫瑰頹然放下手機

再後來的幾天,她太痛苦,已經沒法說話,更無法思考。大偉依舊每天在門外跟她報告每天發生的事,包括生意上的。(一九)

檢測 手機

上一則

人工智慧畫作竟奪博覽會大獎 人類畫家怒罵「作弊」

下一則

世界OnAir/人間正是「鬼地方」台作家陳思宏寫家鄉羈絆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