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麥卡錫任議長後首度回應:目前無訪台計畫

澤倫斯基籲加強制裁俄國 普亭用戰勝納粹鼓舞士氣

法拉盛的紅玫瑰(一七)

強尼側開臉,紛亂地連聲道歉:「對不起、對不起……對不起!」玫瑰愛憐地用力把強尼拉向自己,強尼又不斷猛烈咳嗽。他不得不把口罩拉開,玫瑰發現他全身滾燙,鬆開強尼問:「好點了嗎?你怎麼了?」玫瑰支起身問。

見強尼突然全身鬆弛地整個攤開在床上,宛如靈魂出竅,只剩下一片肉身。玫瑰打開一小瓶水,扶他起來喝一口。

「我現在好累。」強尼微弱地說。

玫瑰見他不再咳嗽,問:「今天去上班了嗎?」

「我提早下班,下午開始感到累。」

「現在可以出去吃飯嗎?」玫瑰問。

「當然去。」強尼掙扎著要起來,「我不要妳失望。」

「傻瓜,你應該在家裡休息。」

玫瑰按下他,盯住他闔上的眼皮,細看他的眉眼五官,他還是個大孩子啊。強尼忽又氣息急促地咳嗽不止,玫瑰內心湧生出一陣恐懼,一陣不祥的感覺。不知接下來要迎接的是什麼?玫瑰頓時被整個局面擊垮。「我送你去醫院。」

「妳認為我染上COVID?」強尼驚醒起來問。

「去了醫院才知道。」

「讓我躺一會,就會好起來的。妳可以自己回去嗎?今天實在對不起,我改天一定補上。」強尼頓住,把口罩戴回去,忽然接著說:「我想起一件事,上個星期我送一個流浪漢上急救車,那個傢伙病得很厲害地昏倒在路邊,他會是染疫的病人嗎?」

玫瑰聽得驚呆了,望著強尼,想著強尼多半感染病毒了。拜強尼之賜,她自己必然也被傳染了,他們將無藥可醫治,只能等待上帝的判決。

「我們現在立刻去醫院,」她把強尼從床上拉起來,逼著他快點穿衣服。(一七)

口罩

上一則

人工智慧畫作竟奪博覽會大獎 人類畫家怒罵「作弊」

下一則

世界OnAir/人間正是「鬼地方」台作家陳思宏寫家鄉羈絆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