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ChatGPT被譽最強AI 竟被彭博記者一個問題就難倒

金山灣區科技業再掀裁員潮 Salesforce等6公司砍1200人

法拉盛的紅玫瑰(一六)

「你們上面規定要戴兩副口罩嗎?」

「我今天不舒服,可是今天我想要跟妳在一起,妳也戴上口罩。」

「你怎麼不舒服?」玫瑰戴上口罩問。

「感覺累,喉嚨也痛。」強尼說,「我可能感冒了。」

兩人說著,先後上了身邊的計程車。

二月中旬近六點的傍晚,華燈初上,卻沒有往日的繁華。計程車不知把他們帶向何方,強尼一隻手繞過她,把重量全壓在她身上,使她喘不過氣。推開強尼,近距離對望,兩個人都戴著口罩,各自防衛著,看來實在有些滑稽。沒錯呀,玫瑰想,強尼雖然只是傷風感冒,也不許傳染給她。

玫瑰問:「為什麼不在法拉盛附近的餐館?」他們在電話裡說好了,一起在法拉盛吃晚飯。

「我們先回去休息一下。晚飯我訂在七點。」強尼顯疲憊地說,玫瑰看那模樣,不似裝假。

計程車這時正好在一棟公寓大樓前停下,玫瑰下車望一眼周圍帶綠色植物的環境,是一般的住宅公寓。玫瑰跟在強尼後面進入大樓,強尼住在三樓,小公寓裡看得出偶爾也清理,在玫瑰眼裡還是亂了點,也簡陋。

強尼先去打開音響,神祕兮兮地說:「我特地錄的。」樂曲跟著流淌出來,原來是屬於他們的那首曲子,Forever Young。

Some are like water, some are like the heat.

Some are a melody and some are the beat.

Sooner or later, they all will be gone.

強尼為她一件一件褪去衣服,拉她躺下,忽然一陣咳嗽來勢洶洶。(一六)

口罩 法拉盛

上一則

人工智慧畫作竟奪博覽會大獎 人類畫家怒罵「作弊」

下一則

世界OnAir/人間正是「鬼地方」台作家陳思宏寫家鄉羈絆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