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美1月發生52起大規模槍擊案、87死 9年來最高紀錄

鐵鏈女到胡鑫宇:中國無追究真相機制 官方說法誰信

法拉盛的紅玫瑰(一五)

說著見馬修從儲藏間,拿過一個大玻璃罐,又去接水,把玫瑰花插好。玫瑰微笑,「大偉很久沒有送我花了。」

「他太忙了,妳要了解。」

「他當然永遠太忙。你在幫大偉說話?」玫瑰有些難以置信,或者馬修只是看不慣她跟強尼走到一起。馬修為什麼看不到她內心多麼糾結?她跟強尼是不可能有結果的。

「要說我幫誰說話,那還是幫妳多一點。」馬修總是不鹹不淡,這也是他們能夠相處的原因吧。玫瑰笑著沒有說什麼,逕自到外面店裡。她聽露露說起派克王的太太不久前染疫死了,派克王自己也被傳染,已經將近一個月沒有來,這下卻好端端坐在那裡,跟露露和大廚聊天。

玫瑰見他的確瘦多了,他說在家裡求生不得、求死不能地躺了十多天,除了退燒藥,沒有任何藥物可治療。醫院檢查過他,沒讓他去住院。他太太被醫護人員帶走後,再也沒見過人影,就通知他:「王太太已經逝去、火化了。」

「感覺像在第三世界,一個人從家裡出門以後,從此在人間蒸發。」派克王說著嗚咽起來。旁邊的人一時都面面相覤。玫瑰知道他這時的傷心難過,是真心的。之前受不了他久病的太太,萌生希望他太太不如死去的心,也是真實的。人心如此殘酷自私,又如此無奈!

想到這些,玫瑰不由得愣愣地站在一邊,許久無話可說。露露對於染過病毒的派克王好像仍有戒心,不僅站得遠遠的,派克王一開口說話,她立刻偏開臉躲閃。

玫瑰最後還是告訴馬修,今天要提早下班。

強尼在緬街上的轉角處等她,見強尼戴著口罩,她笑著快步過去。強尼一反平日的熱情,只是指給玫瑰看他戴兩副口罩,又遞一副口罩給玫瑰。(一五)

口罩

上一則

人工智慧畫作竟奪博覽會大獎 人類畫家怒罵「作弊」

下一則

世界OnAir/人間正是「鬼地方」台作家陳思宏寫家鄉羈絆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