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殖利率勁升 那指大跌1%

土耳其7.8強震已逾5000死 推估罹難者恐達萬人

法拉盛的紅玫瑰(一○)

玫瑰說:「一些巨大的事情發生的時侯,多半沒有預警。它們不敲鑼打鼓過來,只是像閃電,一瞬間就發生了。那一瞬間,個人很孤獨,徹底孤獨,沒有人可以幫助你。我們中國人因此解釋為命運。

「命運還有另外一個說法,」玫瑰思索著,「也許是他注定要跟這個監獄裡的管理員結婚,也注定他要遭一次劫難,所以就有某種力量把他送進監獄裡,讓那個管理員有機會關心他、照顧他,終於打動他。但是怎麼解釋他那位被殺的女同學?那個可憐的女孩為什麼應該被犧牲?難道是那女孩自己的命運?」

「妳在推理,還是在解釋命運?」馬修問。

玫瑰自己也糊塗了。她無法了解那個多半比她年輕的警察,對她來說究竟意味什麼。強尼只是一個破壞者,上帝派他來打散大偉和她的婚姻,注定如此。她那天的出軌一定會發生。如果沒有這個強尼,也會有另外一個強尼。玫瑰左思右想,得出這樣的結論。

玫瑰回到外面,坐在派克王旁邊,準備閒聊地問:「你太太最近好嗎?」

「老樣子。保險公司的醫療人員正在幫她洗澡和例行檢查,我出來透氣。」派克王說,「我女兒回學校上課了,她回家了。」

「啊,太好啦!」玫瑰真心為他高興。

派克王環顧一下周圍各色族裔的顧客,又是略壓低聲音說:「新冠疫情很嚴重,美國染病死亡的人數也越來越嚇人。現在外面傳言疫情來自中國,已經有人見到中國人就打,商店也要小心被破壞。」

「要怎麼小心?」玫瑰暗自怨嘆無能為力。

派克王提醒她:「比如說,最近提早關店什麼的。」(一○)

疫情 監獄 警察

上一則

人工智慧畫作竟奪博覽會大獎 人類畫家怒罵「作弊」

下一則

世界OnAir/人間正是「鬼地方」台作家陳思宏寫家鄉羈絆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