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紐約市府推短期豁免計畫 市民免繳1.5億逾期水費利息

布魯克林收容所缺隱私…庇護客示威拒遷 遭嗆滾回去

法拉盛的紅玫瑰(九)

強尼靦腆地笑笑,「我上班時間不能喝酒。」

玫瑰這次見強尼沒有對露露流露什麼,但還是決定讓他們自去聊天。她轉身到裡面去,強尼卻叫住她;「別走。」他們一起到另一扇牆邊,「我下班過來接妳。」

「不行。我要向我先生坦白,不能再有下次。」

「妳要離婚。」強尼堅定地說。

玫瑰頓時沉默。離婚?沒有子女的婚姻加上背叛,真夠資格離婚!大偉和她不知精子、卵子出什麼問題,一直沒有生育。離婚也就是一拍兩散的事,但是,離婚是她想要的嗎?昨天晚上決定跟大偉坦白認錯的時候,她並沒有想到離婚,她天真地認為大偉會原諒她。強尼的話,無疑打了她一棍。

「玫瑰,妳要離婚。」強尼的聲音轉為溫柔低沉,但是這時僅有空話不夠分量,不足以打動玫瑰。

「離不離婚是我自己的事。」玫瑰厭煩起來,「不要再來找我。」

「妳再想想,隨時打電話給我。」強尼迅速轉身離開。玫瑰料他是火了,也只好由他去了。她剛才就注意到派克王進來,還朝她和強尼看了一眼,她這時過去跟派克王和幾位面熟的顧客招呼。派克王壓低嗓門說:「警察沒事吧?有些警察要小心他們。」

玫瑰跟他略寒暄後躲到裡面去。馬修坐在對面看她,微笑說:「我那朋友很快就可以保釋出來了。他要跟一個監獄裡的女管理員結婚。」

玫瑰十分意外地跟著他微笑,慢慢應一聲:「是嗎?」

「這個消息有沒有讓妳興奮起來?」馬修問。

玫瑰認真想了一下,說:「不知道要替他高興,或是特別感到他可憐,我不知道。」

馬修還是微笑,「他現在很平靜。」(九)

警察 監獄

上一則

人工智慧畫作竟奪博覽會大獎 人類畫家怒罵「作弊」

下一則

世界OnAir/人間正是「鬼地方」台作家陳思宏寫家鄉羈絆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