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「普亭沒在開玩笑」拜登警告核武威脅恐世界末日

加州1家4口遭綁架撕票 8個月大嬰也遇害 嫌犯試圖自殺

法拉盛的紅玫瑰(六)

強尼順勢把玫瑰的手按上他的褲襠,把玫瑰再次擁入懷裡,像要把她擠壓成碎片。不知過了多久,兩人喘息方定,強尼這才放開玫瑰,再度發動引擎,把玫瑰送回夜店。

夜店已經開門,店裡面有幾個說韓語的顧客和幾張新面孔。玫瑰垂頭逕直到裡間,馬修抬頭見到她問:「今天怎麼空手?我在等妳的芝麻糖。」

「我忘了。」玫瑰吭聲,在他對面坐下。馬修不知在抽屜裡找到什麼,轉身出去了。玫瑰癡癡呆呆地坐在那裡,眼裡忽然流出淚水,她知道她不會愛上強尼,但是她跟大偉可能沒法過下去了。她任淚水汩汩流著,直到馬修回來,這才側開臉站起身,匆匆進洗手間。

馬修等她出來說:「每天吃妳的芝麻糖、花生糖,今天我請妳吃壽司。但是不帶酒,妳要喝酒現在喝。」

「小氣!」玫瑰打起精神地白他一眼。但這時有馬修陪著去街上走走,不由心生感激,她不想要一個人呆坐,她想要出去吹風。馬修和她都喜歡吃壽司,他們在日本麵館點兩客壽司套餐,馬修還是為玫瑰叫了一小瓶燙過的Sake。

「壽司和Sake是雙胞胎,我不敢把它們拆開,怕妳生我的氣。」馬修邀她碰杯。玫瑰淺淺地喝一小口,淺淺的,她自問為何沒有把日子過得淺淺的?日子要淺淺地過,才能平平安安地過好。她難道做不到?她在幻想什麼?玫瑰一遍又一遍地問她自己,到底在幻想什麼?在幻想什麼!

「有什麼事騷擾妳嗎?」馬修問。

玫瑰再次振作起來笑笑,順口胡謅:「我們吃太多白米飯了,壽司就是白米飯。我等一下就會多長一磅肉。」

馬修很相信,玫瑰因為吃太多白米飯在發愁。他們回夜店的時候,派克王也在裡面。(六)

日本

上一則

台出土千年紅色玻璃珠 送芝加哥實驗室揭身世之謎

下一則

楓葉紅了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