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費城66年前男童箱屍案有了大突破 警靠DNA查出身分

沙烏地高調接待習近平 無視美國警告和華為簽協議

各自孤獨(三)

趙梅英/圖
趙梅英/圖

她心底那點隱隱的期盼,「只是因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,從此我開始孤單思念」,又灰飛煙滅了。兜兜轉轉還是逃不了明碼標價的範疇。

老莫對著崔茵寧,三言兩語概括了自己的過往:太太嫌他沒用,帶著女兒嫁鬼佬了。「我就是《北京人在紐約》的男主角,不過一直沒有碰到像阿春那樣的女主角。」老莫說這話時,眼睛直盯著崔茵寧,彷彿這樣,崔茵寧就會感受到女主角非她莫屬。

崔茵寧心不在焉地聽著,她在關注天空。剛才絢爛的夕陽已經不見了蹤影,剩下一堆閒散的晚霞兀自散步。彷彿缺了主角的舞台,再熱鬧還是隱含著落寞。

「我好像在說單口相聲。」

崔茵寧口裡正含著冰水,老莫的話讓她急急地吞下,她淺笑著:「現在很流行脫口秀的。」

老莫一愣:「真不愧是做律師的,講話是一語中的!」

老莫的誇獎於崔茵寧來說,等於又關上談話的門,她的淺笑慢慢換成了不易覺察的苦笑。被湯姆老頭拉過來換了窗口,可其他參與人她都沒有機會看,老莫如香口膠一般地緊緊粘著。很多的感覺相隔太久,崔茵寧不知應對。她的心思一直游離著,彷彿她是看戲的觀眾,無法說得出主角的台詞。

終於熬到燒烤結束,光影中好像有幾對已有難捨難分的趨勢。崔茵寧看到莫名地開心,她對著老莫打破已經有挺長時間的沉默:「再見!」

老莫一點也沒有收到崔茵寧的各種感受,還沉浸在自己的思維裡:「急什麼?停車場再說。我正好看看你的車,需要保養和修理,都到我們店裡來!」

崔茵寧一臉尷尬地和大家道別,和老莫一道走去停車場,那情形好像他們是速配成功的一對。湯姆老頭笑得滿臉溝壑堆積一起,別有深意地對著崔茵寧:「我告訴過你的,換個窗口就會有不一樣的風景。」

崔茵寧也笑:「是啊、是啊!謝謝你的提醒。」

老莫在一旁跟著笑:「我們中國有句古話:不聽老人言,吃虧在眼前。」

崔茵寧偏頭看了老莫一眼,她發現老莫是雙眼皮大眼睛,和她家鄉大部分人的單眼皮味道不同,和西方人深邃的眼睛又不同。老莫似乎感覺到了崔茵寧的注視,胸脯挺得更高,笑聲也更響。

崔茵寧回到家時,老媽還沒睡,迫不及待地問後續情況,又極力裝作漠不關心地東拉西扯。崔茵寧故意捉迷藏似地遮著、蓋著,其實是沒有什麼實際內容可以說。

老爸、老媽在美國的日子很久了,生活卻沒有因此變得豐富。不懂英文、不開車,鄉下小城市,老人的生活和坐牢區別不大。尤其是她老爸,只在網上跟人下下圍棋、院子裡種菜養花,大門都不出。這事給他們猜謎,他們可以熱鬧兩天。

崔茵寧沒有想到,父母那邊比她期待的要熱鬧得多,但引起熱鬧的原因卻讓她大驚失色。老莫直接找到她家裡,還來了幾次,都是崔茵寧上班的時間。等她知道時,情況已經變成這樣。

老媽說:「小莫這人真不錯!勤快、實在,尊敬老人!」老爸居然還上了賊車,去了老莫的修車鋪觀光。崔茵寧有些犯傻,即便當年,她情竇初開的時候,也沒給家裡掀起這樣的狂瀾大波。

崔茵寧從老媽那裡,問來老莫的電話,打過去直言:「我覺得一個人過日子挺好的……」

話沒完,老莫就打斷了:「你根本不是一個人,你有浩浩、你媽和你爸!一家三代大家庭。我才是一個人,形單影隻的感覺你不懂,除了電視,都沒有可以發出聲音的東西!」

崔茵寧想了想:「那趕快找個人,好好過日子吧!你條件不錯的。找沒結過婚的都行,要是願意從國內搬運,你的機會更多!」

老莫嘿嘿一笑:「你這律師不做了,改當紅娘?」

電話裡,老莫看不到崔茵寧緋紅的臉。

崔茵寧的聲音更低:「是怕你在我這浪費時間,正如你所說,我一家三代人口眾多……」

老莫頓了頓:「這件事情上,哪裡有浪費一說。你我都是經歷婚姻失敗的,那我們的青春、感情都白白浪費了嗎?過往不過是生命裡的一段旅程,將來也是……」

崔茵寧沒再接話。老莫的內涵似乎還挺豐富,和他身子骨的單薄不一樣。這扇窗風景的確有點不同,雖然和她期待的不一樣。

3

阿萍氣勢洶洶地走進崔茵寧的辦公室,把一杯熱咖啡重重地甩在桌上,咖啡汁飛速濺起。穿著白襯衣的崔茵寧嚇了一跳,急忙推後座椅,滑得老遠。

她抬頭看著阿萍:「怎麼了,家裡爆發戰爭了?」(三)

咖啡 北京 觀光

上一則

獨一無二 巴菲特數位畫附名言 近日開始競標

下一則

日本第一位女攝影記者笹本恒子逝世 享壽107歲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