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國會暴亂案 極右組織創辦人煽動叛亂罪成立

世說新聞╱華男有這症狀 一查竟是癌

各自孤獨(二)

趙梅英/圖
趙梅英/圖

崔茵寧不曉得浩浩的回話是有意還是無意,她絕對不敢輕易去觸動那根弦,直截了當地問。對浩浩,她覺得自己的離婚是虧欠,所以一直非常小心翼翼。

在崔茵寧冷靜的分析裡,父母是促動她離婚的重要因素之一,父母也算她離婚的受益者。父母看不慣的女婿終於不在眼前,父母應該比她婚姻關係存續間和她的相處更自在和諧。不過隨著她恢復單身的時間越久,她的婚姻重新被列入父母最頭痛和操心的事情,父母的心情比家裡有待嫁的剩女還要急切。

父母好了傷疤忘了疼一般,不再認同以往。尤其老媽,篤信基督教後,反過來指責崔茵寧在婚姻中過於強勢,缺乏女性應有的溫柔和順從。

崔茵寧越發無語:「結婚也好,離婚也罷,不都是為了生活更加幸福嗎?我們現在不是很好?」

老媽說:「你不要強嘴,我當年沒有和你爸離婚,就是不願意你的檔案裡寫著『父母離異』幾個字,不然你在同學裡都矮人一等!你現在這樣單身著,想過浩浩的感受嗎?」

「那是什麼時候的老黃曆了,我們現在生活在美利堅合眾國,別說離婚,你就是同性戀、未婚生子,都沒人管你,這是私事!」

「喝了點洋墨水,就以為可以糊弄我們。鬼子上級領導管不管這事我不知道,但是鬼子不停地結婚離婚、同居處男女朋友,七老八十奔九十歲的都一直在談戀愛的路上。」

崔茵寧幾乎每次和老媽爭執,最後都以笑場結束。老媽胸脯一起一伏,胖胖的身軀還微微顫抖著,指手畫腳的一招一式,都讓她忍俊不禁。笑過之後,雖然問題還是問題,卻沒有燃起任何戰爭的硝煙。崔茵寧想和前夫尚榮吵架如果也這樣,他們應該不會離婚吧。

2

崔茵寧定了定神,扯回思緒,偏轉過身,笑著回答湯姆:「當然不是,我很期待有人一起欣賞……」

「有的時候,等待是沒有用的,還需要主動出擊。」湯姆打斷她,眨了眨眼睛繼續:「就像你現在換一扇窗看看,景色一定大不一樣!」

老莫是崔茵寧換窗之後看到的。老莫典型的南方人,個夠高卻並不魁梧。說話時捲舌音和前後鼻音都沒有,舌頭彷彿燙平了一般。崔茵寧聽得很不習慣,她的老家在遙遠的松花江。平著舌頭直出直入的語音讓她很彆扭,她打了聲招呼,就準備開始躲閃。

老莫正心意闌珊地灌蘇打飲料時看到崔茵寧,他彷彿是被火星點燃的乾草堆,「噌」的一下就燒得火焰旺盛。他披著那身火焰,就湊到了崔茵寧的跟前。

南方版熱情是潤物細無聲,也無處可逃的。老莫問崔茵寧喝點什麼:「可樂、雪碧、果汁、冰水?」崔茵寧沒動聲色地不置可否,老莫一鼓作氣地繼續:「要不喝點啤酒,或者紅酒?夕陽下暢飲,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。」

不想讓老莫繼續延伸,崔茵寧只好選擇了冰水,含糖飲料她戒了很多年。她自從生下浩浩之後,就只喝溫水,涼水一下肚,五臟六腑都難受。

老莫不知道這些幕後,好歹崔茵寧有了回應。一見到崔茵寧,他把聽說的一些情況都對上了號。

聖約翰教堂很大,占地幾十畝,幾個大門,有英文堂、西班牙語堂和中文堂。即便每周都是去這家教堂禱告的人,也可能連擦肩的機會都沒有,老莫和崔茵寧就是如此。

老莫去的是中文堂,他的汽車修理鋪很多客人都在。教堂的八卦私事也就這樣傳到他的耳朵,崔茵寧,別人口中特別孝順能幹的女人。律師事務所的合夥人,離婚帶著父母和孩子過,她的形象在老莫心中很高大驃悍。

真人卻大相逕庭,崔茵寧雖然高䠷,卻有著南方女子的纖細,講話輕聲細語的很嫻靜,感覺溫室裡的花朵一般。老莫迫不及待地把自己的私事倒給崔茵寧,對她也有著「十萬個為什麼」一般的好奇。

崔茵寧淡淡的,一如她的個性。她從來沒見過,更沒聽說過老莫。周日來教堂禱告,她一般在中文堂放下老媽,把兒子送去幼兒組,然後獨自去英文堂。找一個偏僻的角落坐下,聽牧師講道。在心裡和上帝對話,那是一周裡最平靜、最溫馨的時光。雖然老媽以各種理由,諸如孤單害怕之類的,軟硬兼施想讓崔茵寧一起過中文堂,崔茵寧都不為所動。中文堂裡那些自來熟的阿姨讓她感覺她被生吞活剝,老媽的喋喋不休也會因此N次平方地增長圍繞著她。

老莫說他經常去中文堂,崔茵寧就一點也不奇怪,老莫對她家的情況有瞭如指掌之勢。(二)

火星 汽車 八卦

上一則

獨一無二 巴菲特數位畫附名言 近日開始競標

下一則

日本第一位女攝影記者笹本恒子逝世 享壽107歲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