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快記起來…退休族節省處方藥品開銷的5大方法

美股道瓊早盤跌逾300點 扭轉前兩日漲勢

各自孤獨(一)

趙梅英/圖
趙梅英/圖

──人生猶如一支拋物線,在越過最高峰之後,便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下滑,所有的珍愛都將一一散去。我們窮盡一生的力氣所要學的,不過是如何優雅地放手……

1

夕陽開始下山,但天空依然明亮。無垠的舞台上,一端紅艷的雲朵捧著火球,好像在燃燒,另一端羸弱的月牙鑲嵌在清冷的湛藍中。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沒有縫隙地並存,仿若季節的隆冬和盛夏同時展現。

崔茵寧饒有興趣左右偏頭看著,心底湧出一串莫名的欣喜。來美國生活十多年,她想不起以前的日子每天這個時刻在幹什麼,這是她第一次發現日月同輝的奇景。她有些不明白,在日常概念裡反常的現象,為什麼看上去不怪異,感覺還特別和諧寧靜。

「你今天來這裡,就是為了欣賞景色?」教友湯姆老頭的聲音很渾厚,把崔茵寧嚇了一跳。

今天為什麼來這裡?她記得很清楚。上周末晚上,崔茵寧帶她媽來參加聖約翰大教堂的中文聖經查經活動。結束回去時,經過教堂大廳,老媽突然指著一個牌子問:「那是幹什麼的?我們可以去嗎?」

崔茵寧順著老媽的手,看到巨大紅艷艷的「歡迎」兩個漢字。她根本沒駐足去了解具體情況。按她的經驗,聖約翰教堂的公益活動都辦得非常好,尤其針對他們這些移民過來的「少數民族」。來美國之後自稱「三子」(聾子、啞子,傻子)的崔茵寧老媽,從不希望錯過其中任何一場,這也是她為數不多可以離開家門且又安全的社交活動。

崔茵寧沒有猶豫,奔向了站旁邊負責登記的湯姆:「我們可以參加嗎?」

湯姆笑呵呵的,笑容中帶著一絲促狹。他記錄下崔茵寧母女的名字,遞過來一張內容介紹:「熱烈歡迎!如果你爸爸也願意來充當親友團助威!」

崔茵寧一愣,掃了一眼單張內容,馬上反應過來,這應該是相親事宜,她的臉不由得一陣發燙。好在時間晚了,周圍的人都面露疲憊,腳步匆匆趕著回家,根本沒人注意她。

崔茵寧拽著老媽快步離去。不知就裡的老媽還在急切地問:「啥時候?幹啥呀?要帶些什麼?」

是否參加這場相親性質的燒烤,崔茵寧有些猶豫。她年少時就非常排斥類似的活動,好像把人當商品,擺在那裡等待買主。崔茵寧曾慶幸,戀愛、結婚雖有點波折,但好歹沒有用上這些外力一氣呵成了。想著美國是崇尚個性自由的資本主義國家,應該不會有太多干涉私事的行為。卻原來在這個問題上,天下烏鴉一般黑,連換湯不換藥都稱不上,熱心於此事的人根本沒有種族、文化之差,表現出來的形式也基本雷同。

老媽弄清楚了詳情,瞬間樂開了花:「感謝主、感謝主!主肯定是垂聽了我的禱告。我們幾千人的大教堂,肯定很多單身精英人士,大家缺的不就是相互了解的機會嗎?這比阿萍說的相親網站靠譜得多。阿萍的主意可真不乍樣!不想想擱網站來相親,是真是假我們怎麼知道?還有啊,人在哪圪塔還不知道呢!怎麼處?大家要是同一教堂的,根底一問就清楚了……」老媽的東北普通話開閘就像擰到最大限量的水龍頭,水流嘩嘩不斷,不管是否牽連得上的,混在一起傾倒出來。崔茵寧懶得聽,不過給老媽的口水澆灌一下,意識到自己不去這次聚會,老媽搞不好會水漫金山淹沒她。

算起來崔茵寧離婚快六年,六年的時光,兒子浩浩由嗷嗷待哺的嬰兒長成了小小男子漢。有時從超市買東西回來,浩浩會說:「媽媽,你把重的留給我來搬。」說完還煞有介事地去做。

崔茵寧看著小小的背影,忍不住眼睛泛酸。自己是不是需要找個人來分擔下?念頭都是一閃而過,瞬間無了影蹤。如果為了浩浩再去找一個人,當初不離婚不是更好?更何況崔茵寧都不確定,浩浩是否需要爸爸?浩浩從來沒有問過關於爸爸的事情。美國的單親媽媽比例非常高,孩子詢問父親的問題稀奇古怪,層出不窮。崔茵寧聽到、看到都多,還特別關注查詢了。她已經準備好了幾套說辭等浩浩發問,但卻無一派上用場。

倒是浩浩四、五歲時,有鄰居小朋友來玩,問浩浩爸爸在哪裡,崔茵寧很語塞。就如洩漏題目的考試,在考場上發現臨時換題,那些提前準備的答案全都用不上,而新題又是沒有預備的。

崔茵寧窘迫得彷彿闖了禍不知所措的孩子,浩浩卻很淡定,沒有聽到小朋友的問題一般:「你要吃冰淇淋嗎?我家有那種迷你型的,超級可愛!我們去冰箱拿。」(一)

移民

上一則

全球第一座月經博物館「小紅厝」 落腳台北菜市場

下一則

《老照片說故事》C─123B型運輸機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