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紐約州預算2270億 教育增10%創新高

MTA撥款不足 紐約市府被迫分攤…亞當斯憂財政

玻璃房(六)

第二天下午,她像昨天那樣走到門廳那裡,那個戴口罩的女人攔住了她。

──請你等一下。

她以為自己聽錯了。

──能不能別出門?

──最好留在房間裡。

──外面可能不太安全。

女人貌似商量的語氣中,卻透出某種不容反駁的意志力,她猶豫了一會兒,退了回去。那一刻,她甚至沒有感到太多意外。這個人這麼說,自有她的道理,且聽一聽她的理由吧。她站在那裡,看著女人幾乎被口罩遮沒的臉,再次注意到那個呼吸閥,看著像是防毒面具,充滿窒息感。她下意識地摸了摸自己的口罩,還在那裡,有時在屋裡也會忘了摘。她並不反感口罩在臉上的存在,相反,它們讓她感到安全。

「到底發生了什麼?」她聽見自己的聲音模糊成一片輕盈的灰色,努力不讓自己表現出任何負面情緒,生怕捅出什麼簍子來。

「哦,沒……也沒發生什麼。」女人的聲音欲言又止。

她等著她往下說,女人卻不吭聲了。

「聽說……這裡能望見海?」她忽然想起網頁上的宣傳語。

女人似乎愣住了,那聲輕笑從口罩裡傳出,馬上又止住了,「看是能看見的,就是要爬到山頂上。」

「那如何爬上去呢?」她知道自己並不是那麼想看海,只是,此刻,她很想與那個女人聊點什麼,隨便什麼都行。

「現在,那條路封死了,上不去了。」女人馬上低下頭,浮現在口罩上的眼瞼也隨之低垂。顯然,她不願再講下去。

「哦。」她有些失望,但不知問題出在哪裡。

生活中,她贊成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可來到這裡後,心裡總有些什麼想讓她問個明白。與此同時,一股無形的力量又阻止她這麼做。(六)

口罩

上一則

隱身的梵谷自畫像 137年後蘇格蘭畫廊用X光發現

下一則

村上隆太陽花密集轟炸洛杉磯 The Broad博物館展出作品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