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紐約市府推短期豁免計畫 市民免繳1.5億逾期水費利息

布魯克林收容所缺隱私…庇護客示威拒遷 遭嗆滾回去

玻璃房(四)

一想到那樣的場景,她的內心便像溢滿了東西,需要不停地走動和胡思亂想,才能得以緩解。

此刻,在山下,處於隔離期的同事們,正通過網路了解這個世上發生的事。但無論通過什麼渠道,他們都不會知道她待在這裡。這是一個祕密。在他們發現之前,她會讓自己悄無聲息地溜回去。

那天晚上,女人回來時,她已經在房間裡睡著了。房門打開,食物從外面遞送進來,還有口罩、消毒酒精與洗手液。睡眼惺忪中,她還沒來得及詢問,女人的身影已消失在黑暗的過道裡。她聞到食物的香味,已經一整天沒吃東西了──沉睡中的味蕾毫無徵兆地被喚醒,熟悉的飽腹感將她帶回過去的生活之中。她居然對此刻經歷的一切,產生了新的認同感,好像事情本該如此,無可迴避、無處可去。

第二天一早,她打算去看一處寺廟遺址,當年香火繁盛時,車馬人流絡繹不絕,是遠近聞名的朝聖之地。熱鬧維繫了幾百年,最終毀於一場普通的山林大火。如今,除了幾根擎天石柱、殘缺不全的青石蓮花座以及蓮瓣形的柱礎,便是漫天的野草野花。她在一本地理雜誌上看到過,廢墟現場荒草連天,似乎什麼都沒有,卻比任何豪華的宮殿城池都讓她感到震撼。

出門時,女人低垂著頭,坐在前檯那裡,仍然戴著帶呼吸閥的口罩,好像它已經牢牢地長在那張臉上,成為整體五官的一部分。她要出去,到外面去,趁那個人還沒發現她──這種念頭變得出奇強烈,以致看到那扇向外敞開的灰黑色大門,她幾乎逃也似的,衝到門外。(四)

口罩

上一則

隱身的梵谷自畫像 137年後蘇格蘭畫廊用X光發現

下一則

村上隆太陽花密集轟炸洛杉磯 The Broad博物館展出作品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