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WSJ:中國洲際飛彈發射器數量超美 胡錫進:希望是真的

英國首相憶海邊求婚:住不起加州灣區半月灣酒店

殺死星河(六九)

孫白楊抬手又叫了一瓶啤酒,擰開了以後,直接對著瓶子喝了一口。「她那個男的不是個東西,大她十幾歲,有幾個臭錢,長得像頭豬。從結婚第一年開始就出軌,在外面養了好幾個蜜,後來把其中一個給弄懷孕了。那個蜜找人查出來,肚子裡的是個兒子,就開始逼宮了。」

曹正星聽著,心裡不是滋味。他很想把話題轉移回黃義濤的身上,可戚綿畢竟是自己先提起的。

「當時我太小了,什麼也不懂,傷害她太多了。」曹正星說。

孫白楊沒反駁他,也沒安慰他。他繼續說:「年輕的時候,誰沒做過幾件荒唐事呢?」他抬起眼睛看著曹正星。他說:「對不起啊,當年把你打了一頓。你知道我一直喜歡戚綿。但我那個時候也是個混蛋,什麼也給不了她。」

曹正星問:「那現在呢?」

孫白楊搖了搖頭,「不可能了。我們早就是兩條路上的人了。」

孫白楊仰脖喝完瓶中的啤酒,他說:「我那個表弟呢,從小是我看著長大的,不是什麼好材料。我知道,他這次即使能保住小命,也得在裡面待上挺長的時間。就是他檢舉揭發的這事,能不能算成是立功表現?」

曹正星說:「你放心,只要他提供的線索屬實,他又積極配合我們調查,我們會如實向上級反映他的表現。到時候量刑,會做為參考的。」

孫白楊點點頭,他說:「你剛一進派出所,我就認出你來了。我就告訴黃義濤,交代問題的時候,你就只能給那個濃眉大眼的警察說。我也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那樣說,我只是覺得,我是可以相信你的。」

曹正星跟著苦笑了一下。他沒有再說話。(六九)

警察

上一則

雲上的白色宮殿——梅里雪山

下一則

隱身的梵谷自畫像 137年後蘇格蘭畫廊用X光發現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