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紐約州預算2270億 教育增10%創新高

MTA撥款不足 紐約市府被迫分攤…亞當斯憂財政

殺死星河(六八)

曹正星沒有接話,他還在等著孫白楊的答案。孫白楊算是自己和戚綿最後的交集了。在那次墮胎手術之後,戚綿就從曹正星的世界裡消失了。他自己因為內疚和害怕,有兩個月都沒有主動找過戚綿,戚綿也沒找過他。

後來,他覺得自己還是得給這段故事一個結束,給戚綿一個說法,或者,做一個正式的道歉。可是,舞蹈班的人說戚綿早就不跳舞了,戚綿家裡的電話也一直沒有人接。

他敲戚綿家的門,敲了很久,才有住在對門的鄰居隔著防盜門說:「別敲了,搬走了,不在這住了。」

他問人家:「知道搬到什麼地方去了嗎?」

鄰居說:「不知道。」然後關上了門。

曹正星黯然神傷地離開了。三天後,他被一夥人堵在了一個巷子裡。這些人似乎早有準備,領頭的那個個子很高,留著長髮,旁邊的人都叫他二哥。這個人沒怎麼跟他廢話,上來就給了他一拳。曹正星倒在地上的時候,感覺有一股血湧進了嘴裡。

那夥人離開前,其中的一個人警告曹正星讓他以後小心些,這次就是有人看他不順眼,專門找人收拾他的。

曹正星掙扎著問:「是戚綿嗎?」那人冷笑了一聲,然後離開了。

被打的事他沒有告訴任何人,他自己去附近的小診所,進行了簡單的處理。別人問起來,他就說是路上有人打架,他去拉架,結果被誤傷的。

孫白楊夾了一筷子菜,扔進嘴裡,結果沒接住,菜掉在了桌子上。他想再夾,筷子快伸到盤子裡了,還是算了。他放下筷子,看著曹正星。

「我和戚綿沒聯繫了。上一次有她的消息還是兩年前吧,聽別人說她離婚了。自己帶著兩個孩子過,倆女兒,是雙胞胎。」(六八)

手術 墮胎

上一則

雲上的白色宮殿——梅里雪山

下一則

隱身的梵谷自畫像 137年後蘇格蘭畫廊用X光發現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