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蔡英文與捷克總統當選人已通電話 路透稱「外交突破」

加油站員工嗆「不幫黑人服務」6旬非裔婦獲賠百萬

殺死星河(六七)

黃義濤在心底暗暗鬆了一口氣,想起自己那五百塊錢,罵了楊四這個騙子幾句。他沒再想起過楊四,直到今天,聽到表哥叫自己把態度放好,老實交代檢舉揭發,他才突然想起有這麼一檔子事來。

曹正星從審訊室裡出來,注意到了黃義濤的表哥正坐在走廊的長椅上發呆。曹正星從他身邊走過去,聽見他叫出了自己的名字。他驚訝地回頭,見那個男人也慢慢地站了起來。

兩個人對視了幾秒鐘,然後,那個男人的嘴角浮起一個苦笑,他說:「曹正星,你不認識我了,我是孫白楊。」

聽見孫白楊的名字,曹正星的心裡轟地下沉了一下。他張開嘴,像是要說什麼,但很快就閉上了。似乎又有一股鼻血倒灌進了嘴裡,一股鐵鏽的味道。那是他十八歲夏天的味道。

17

曹正星和孫白楊在馬路對面的川菜館裡,一起吃了一頓飯。曹正星幾乎沒怎麼動筷子,只是不停地喝水。一頓飯裡,孫白楊一大半的時間都在嘮叨自己表弟的事,說這孩子從小就調皮搗蛋不服管教,家裡為了他的事早就已經雞飛狗跳。自己的姨丈在黃義濤還小的時候,就和小姨離婚又另娶了,所以黃義濤也是個可憐的孩子。現在出了這事,姨媽又急火攻心,病倒了。他自己的爹媽去了醫院照顧小姨,黃義濤這邊也只有他這個當表哥的能顧著一些。

曹正星根本沒心思聽這個,他趁著孫白楊仰脖喝啤酒,沒辦法說話的空檔問:「戚綿好嗎?她現在在哪兒?」

孫白楊嚇了一跳,差點被啤酒噎住。他放下杯子,有點尷尬地用手抹去嘴邊啤酒的泡沫,說:「怎麼突然提起她了?」(六七)

上一則

雲上的白色宮殿——梅里雪山

下一則

隱身的梵谷自畫像 137年後蘇格蘭畫廊用X光發現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