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美法聯合聲明:應對北京挑戰 重申台海和平穩定重要性

6個理由…或許你喜歡山姆俱樂部勝過好市多

殺死星河(一八)

「曹正星,你好!我是黃婉琳,不知道你是否還記得我。這麼多年來,我一直都在找你……」

曹正星的全身一下子收緊,血直往腦門上湧。「黃婉琳」,那是一個自己很久都沒有聽到過的名字。這個名字和那件不幸的事有關,他怎麼可能不記得。

「曹正星,我一直都想對你說聲『對不起』,如果那天不是我非鬧著要學騎自行車,你弟弟也許不會丟。我知道你們家這麼多年,都還一直在找他,雖然當時我們都還是小孩子,可我總覺得,那是我的錯。」

眼淚湧進曹正星的眼眶,又迅速從眼眶裡掉出。他不得不放下信,用手背抹去眼淚。

他想起自己最後一次見到黃婉琳的時候,那是正河不見的那個晚上。夜幕降臨,本該同他在一張床上入睡的曹正河卻不在屋裡。曹正星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害怕了。屋子裡雖然開著燈,可還是暗得不行。李靜容幽幽的哭聲像條鍥而不捨的爬行動物,一點一點地鑽進曹正星的皮肉骨髓裡去。

黃婉琳的舅媽也帶著黃婉琳來到了曹家,一屋子人都是陪李靜容坐著嘆氣,說些肯定能找回來、明天就能見到孩子的寬慰人心的話。黃婉琳的舅舅跟著曹慶忠,幾名男街坊還有派出所的警察,去了火車站和長途汽車站。

已經是夜裡十點半了,黃婉琳睏得不行,被舅媽抱著,放到了曹正星躺著的大床裡。曹正星的屁股上挨了曹慶忠的一頓打,現在已經腫了。他不敢平躺,只能側著身子睡。黃婉琳在他的身邊也沒有睡踏實,不停地說夢話、翻身。

迷迷糊糊之間,曹正星感覺到臉上有人呵出來的一股熱氣。他慢慢地睜眼一看,原來他和黃婉琳都側著身子,正面對面地躺著。(一八)

警察 汽車

上一則

人物/Yu and Me書店 27歲余夢勇敢追夢

下一則

米開朗基羅「裸體素描」拍賣2416萬美元 創紀錄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