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封面故事/移民二代創業 打造養生飲

投票/德國背水一戰 能否過西班牙這關?

殺死星河(一四)

迷離的光環裡,他彷彿看到了曹正河舉著軟軟的小胳膊讓他抱。他鼻子一酸,一泡眼淚湧了上來,一張口就是哽咽,他一句話也說不上來。

麥克風又移到了李靜容面前。她神情寡淡,目光呆滯地搖了搖頭。因為是現場直播,女記者只能自己打圓場,她說:可見丟失一個孩子,對一個家庭的打擊有多麼大。所以我們一定要對任何拐賣兒童、傷害兒童的犯罪零容忍……

至於曹正星是什麼時候開始,對著攝像機說話的,曹慶忠已經記不清了。這兩年自己四處奔波尋找曹正河,曹正星就一直跟著李靜容在家。兩個兒子裡,他更喜歡小兒子。曹正星是個悶葫蘆,不愛說話,小小的年紀就有一股與生俱來老氣橫秋的學究氣。曹慶忠覺得,他這是隔代遺傳了他那個清高自傲的姥爺。

曹慶忠自己在丈人一家面前,總是有抹不去的自卑感。即使李靜容早已經和娘家人割斷了一切的聯繫,可自己的兩個兒子身上,總是流著丈人的血。這血緣在曹正河的身上不明顯,卻時不時地就能在曹正星身上凸顯出來。

曹正星默默地看著他時,他會有些恍惚,彷彿他那個早就失聯的丈人正附在自己外孫的身上,提醒著他:當年你指天誓日跪在我面前許下的諾言,你並沒有做到,你沒有讓我的女兒過上好日子。她為了生計,不得不窩在臭烘烘的市場裡,從頭髮絲到腳後跟,都是臭魚爛蝦的味道。就是因為這樣,孩子才會丟。你是個窩囊廢,你也是罪人。

曹慶忠無言以對,也不敢再對李靜容發火。這幾年李靜容的精神狀態是越來越不好了,大半夜不睡覺,好不容易睡著了,也會突然爬起來開門出去,說聽見小河在門外面叫媽媽。(一四)

上一則

粉絲注意 巴布狄倫博物館在奧克拉荷馬開幕

下一則

人物/Yu and Me書店 27歲余夢勇敢追夢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