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回應布林肯演講 王毅:美國「三觀」出現嚴重偏差

德州小學槍擊案 凶嫌母親:原諒我、原諒我兒子

殺死星河(一一)

她以前聽說過,人販子帶著幾個孩子上路,怕在火車上被乘警發現,就給小孩子下藥,然後把他們裝進旅行箱裡塞進座位下面,後來孩子被悶死的事。人販子是該被千刀萬剮,可他們的最終目的也不是為了殺掉孩子,而是為了錢。可鄭家的這個孩子怎麼會被勒死,自己家的正河又在哪裡?

有一件事曹慶忠一直沒敢跟李靜容說,他陪鄭家爸爸聊天的時候,聽鄭家爸爸哭著痛罵殺害孩子的凶手,說等到抓到了他,自己一定會活剮了他。說他糟蹋了孩子不算,還要把孩子活活勒死,自己這一輩子就剩下一件事了,就是要給兒子報仇……

曹慶忠驚出了一身冷汗。倒不是因為鄭家爸爸凌亂的頭髮、血紅的眼、混雜著劣質香菸和辛辣的酒精的口氣,讓他看起來已經半人半鬼,而是他說的「糟蹋」那兩個字。

曹慶忠不敢細問,只能自己琢磨,後來他琢磨出了一個結論。抓走鄭家孩子的這個人不是人販子,他是為了糟蹋孩子才抓走孩子的。鄭家孩子臨死的時候穿著正河的衣服,那說明正河也在他的手上。

曹慶忠狠狠地咬住自己的下嘴唇,咬出血,逼迫自己不要再想。他抬起頭望著灰濛濛的天,正河現在在做什麼,或者說,那個人現在在對正河做什麼。他不敢想,他也不能再等。他不知道正河在哪裡,但是他要去找正河。

曹慶忠和李靜容把海鮮市場裡的攤位盤了出去。他當天就坐上了一趟南下的火車。

鄭家孩子的案子最後算是破了。說「算是」,是因為找到嫌疑人的時候,他已經死了。(一一)

上一則

曾浩鈞打「英雄聯盟」 闖出一片天 高價簽約金進軍美國

下一則

春在紐約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